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 第三十八章 思覺失調症 – 蠟像人(2020.11.11)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三十八章 思覺失調症 – 蠟像人

       陳花45歲,娘家在高雄,嫁去台北,與夫同住,育有兩個兒子都很優秀,是全國頂尖的高中學生。

       陳花送進病房時,全身僵硬彷彿蠟像人。原因是自台北返娘家探親,藥物忘了帶下來,才一兩週沒吃藥,就舊病復發,急送來晨星醫院精神科求治,安排住院。

       蠟像人狀的思覺失調症病患,在我們這一代精神科醫師已經很少見到。據前輩分享,早年的蠟像人狀病人是思覺失調症的主流!

       藥物治療到陳花可以溝通談話時,孫仰問她那時候是怎麼一回事?

       陳花說:「孫醫師,你不知那聲音很可怕,會一直在耳朵裡威脅我,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以前在台北,幻聽很吵,我都不去理它,但聲音越來越凶,嚴重到有一次,全家吃飯時,耳朵的聲音突然大喊:『不准動,一動全家死光光!』那時,我正拿著筷子伸手去挾菜,一聽到那聲音,嚇死我了,我動也不敢動,全身定住,我怕一動,全家死光光!我先生看我連續半小時動都不動,不是辦法,只好送我去台北市立療養院治療。」

       「又有一回,我覺得已經好了,就自行停藥。沒多久聲音又大聲起來。這次逼我做狗爬,如果不做狗爬,世界就會毀滅掉。這樣子我的家人不也都沒了嗎?我不想跪地上爬,但那力量太強大了,我抵擋不住,最後還是得乖乖趴在地上做狗爬。」

       孫仰:「後來你可以分辨那是幻聽亂說,不是真實的嗎?」

       陳花說:「吃藥後,幻聽變小聲,是可以分辨。但如果太長時間沒吃藥,幻聲突然變大聲,那種威壓很強,我無法抵抗,只好乖乖依照聲音的命令做,好像在那時身體不是自己的。」

       孫仰:「既然如此,以後不要再自行停藥了!」

       陳花:「我嚇都嚇死了。以後我會乖乖配合吃藥。這次是因為回高雄娘家,藥物漏了拿,心想一兩週不吃,回台北再吃藥。誰知道一下子就發作得那麼嚴重。」

       陳花的先生在台北上班,只能假日才有時間南下探視住院的妻子。為了配合家屬的時間,那次請社工師約星期天早上十點做家族會談,那早孫仰也是十點就到病房去等她先生,詳問陳花的這些年來的病情變化,並討論後續治療,陳花也一起參與家族會談。

       陳花先生的說法與陳花相近,他說:「有一回吃飯到一半,她正在夾菜,突然間她全身不動,持續很久,叫她也不應,要調整她的姿勢也沒辦法,最後只好跟兒子一起把她搬到車內,送去療養院的急診…。」

       家族會談中,陳花說:「早年都在屏東某家診所看陳醫師,因為他開立的藥最有效,即使去台北市立療養院接受治療,但藥吃起來,我覺得還是屏東陳醫師開的,吃起來最舒服。」

       「那你要不要去陳醫師的診所,請他開藥,並拿他的處方,將來去台北的醫院,請台北的醫師開立相同的藥?」孫仰問道。

       陳花說:「孫醫師,我不敢。因為屏東的陳醫師很凶,他只給藥,沒藥方,不知他開得是什麼藥。而且都是看自費的,很貴!」

       孫仰說:「既然這次回高雄娘家,去屏東也不遠,不如請家人陪你走一趟屏東,開個幾天藥,同時請那位醫師把藥方寫給你。」

       陳花一直說她不敢,怕被凶。孫仰就請她先生,幫陳花向護理站請個假,帶她去屏東那家診所看診,順便要求寫張藥方帶回來。

       陳花先生週一要上班,週日下午還是坐火車回台北,但交待了小姨子帶陳花前去屏東看診。

       週二早孫仰查房時,陳花很高興地告訴孫仰:「孫醫師,這次我妹妹向屏東的陳醫師要處方,說因住在台北,不方便來屏東看診,請他給我所吃的藥名。」

       「他看起來很嚴肅,一言不發,不過終於寫給我了。我當時緊張得說不出話來,連謝謝兩個字都結巴,還好我妹妹幫忙我把話說完。藥方在這裡!」陳花很高興地把處方紙條遞給孫仰。

       孫仰很好奇,看了一下處方內容,原來是用了某種鎮靜劑與抗精神病藥,這些藥晨星醫院都有,而且也是治療陳花有效用藥,孫仰就依該處方的種類與劑量修改陳花在晨星醫院的給藥。

       其實鎮靜劑、抗精神病藥的種類有許多,都是臨床證實有效的藥物。但就像有些南方人習慣吃飯,沒吃到飯好像那餐沒吃飽。北方人自小多吃麵或饅頭,有些北方人若沒吃到麵或饅頭,就沒有幸福感。

       初次接受治療有效的藥方,或許會形成一種身體的記憶,這是讓整個人舒服的藥。這種記憶也會定錨進入我們的六根。雖然其他的藥物也是有效,但身體往往會尋找第一次的經驗,因為記憶特別深刻!

       依陳花自屏東拿回的處方開立藥物,陳花服用數天後,很開心地告訴孫仰:「很舒服,就像過往在陳醫師那兒的藥一樣,吃了很順,幻聽完全沒有,身體也很適應。」

       孫仰:「那就恭喜你了!日後出院後,我會開立目前用藥讓你帶回台北,等藥快用完時,你帶著晨星醫院的藥方,前往台北的醫院看診,再請當地的醫師開立相同的處方,就可以了。」

       「孫醫師,謝謝你!如果沒有你催我家人帶我去向屏東陳醫師要處方,我也沒想到可以這樣做,也不敢開口要處方!這次住院遇到你,真的很幸運!」

       「主要是你的家人也關心你,你看你老公上週日還從台北坐五小時火車南下,就為了與你我一起坐下來進行家族會談,討論你的病情,商量如何協助你,讓你的治療更平順!」孫仰回應道。

       「對!我的老公對我很關心,兒子們在台北讀第一流的高中,對我也很好。我是一個幸運的人。」陳花喃喃說道,臉上光彩熠熠。

       「好好珍惜自己的幸福哦!不要再停藥了。」孫仰不忘叮嚀陳花。

       「孫醫師,我這次住院與你會談後,想了很多。你告訴我這病的成因,治療與不治療的預後,我的過往經歷都跟你講的一模一樣。現在開始,我不會再停藥了,好好接受自己的病,配合治療,一定會過上幸福的日子。謝謝你的開導!」陳花有感而發。

       當天陳花的姊妹一起前來幫陳花辦出院,三人向院方千謝萬謝,與姊妹們一起拖著行李高興地回家了。因陳花住台北,孫仰手寫了一份出院摘要與藥方,請她帶去台北的醫師處,請求協助後續的醫療。

       陳花未再回診,不夠孫仰相信她在台北,配合她過往習慣的藥物治療,加上家人的關愛,一定會過上幸福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