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三十六章 躁鬱症三 - - 仙家(2020.8.29)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第三十六章 躁鬱症三 - - 仙家(2020.8.29
 
神明附身或是擁有特殊能力,係躁鬱症病人「躁症發作」時,可能出現的症狀之一。
 
一般來說,乩童會在適當的時間、適當的地點起乩。
 
比如信徒來宮廟求神問卜,乩童拜請神明附身,起乩回覆信眾疑問。或是隨鸞駕進香他廟,在抵達當地廟宇時起乩…。
 
但躁症病人的起乩時地,卻是不適當的!
 
63歲男士高松,被太太送來晨星醫院住院主因是容易起乩。
 
他不是在宮廟神明附身,而是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能起乩,包括在大賣場購物、逛夜市吃東西、醫院急診…。
 
主要是人多吵雜時,躁期的高松易受影響,容易化身「憤怒金剛」叱責周遭「不得體」的人群,或化身濟公…。
 
總是引來眾人圍觀,指指點點,像看街頭藝人一樣,有時會與圍觀民眾起衝突!
 
家人帶高松求助廟宇神明,說是犯到眾神,求了符箓,喝了仙水,情況依舊。幾次大庭廣眾下起乩,家屬不知如何是好,最後賣場求助警方,強制送去晨星醫院急診。
 
高松在急診室自然也是一番喧鬧,急診醫師立即照會精神科。
 
精神科值班醫師下到急診來,一看病人在急診室起乩,又是叫喊,又是念咒,有時維持某個姿勢,有時卻大力跺腳、踩著禹步前進…,喧鬧不已。
 
頓時高松成了急診室的焦點,彷彿他站在舞台中心,周圍的醫護人員、病人、看護、家屬…都看向他。
 
精神科醫師問清病情,評估為躁鬱症「躁症發作」,家屬在家無法照顧。馬上進到急診護理站開立抗精神病藥與鎮靜劑各一支肌肉注射,並安排住院。針劑讓高松快速穩定下來,不久護佐帶著高松與家屬到精神科病房住院。
 
高松並非一直處於起乩中,神明未附身時,躁期的他比平時多話,並且一心一意要救世萬民,說他負有仙佛托付的使命,請醫師莫要困住他,儘快讓他出院,許多眾生受苦,待他去拯救…。(依精神科診斷準則,此為誇大妄想。)
 
初次見面,孫仰詢問其過往病史,高松述及一段離奇的往事…。
 
「那一年,我四十三歲,常常聽到仙家指示,說我帶有天命,有任務在身,要去救世萬民,責任重大。那時,我也不理它,總當它是耳邊風,繼續做我的工作,過我的日子。」高松娓娓道來,往事如電影一幕一幕舖陳展開。
 
「後來仙家看我一直不行動,就同我商量,說看我為生活奔波,無心拯救世人,決定先幫我一把,讓我賺一筆錢,等到生活無後顧之憂後,再讓我全心全意辦事!」
 
「喔!仙家怎麼幫你賺錢?」孫仰頗好奇高松的故事。
 
「有一天,我正在開車,突然聽到仙家說時機已到,隨即在我耳邊指示,往左轉、往右轉、一直開…,再左轉、再一直開…,一路聽著仙家指示,我車子開進六龜鄉的山谷,直到一處雜草叢生的河邊,仙家叫我停車。走出車外,仙家指示我把眼前這片河濱雜草地好好開發。」
 
「那次我很聽話,就照著仙家指示,把那片雜草地整理一番,種上木瓜,大約有兩甲地。後來木瓜收成大好,賺了不少錢,於是有人出價購買那片木瓜園,談前談後,最終以五佰萬賣出…。」
 
孫仰第一個疑問是河川地,怎麼可能買賣?聽起來,那片土地不屬於他的!
 
高松說:「因為是我開墾的,所以有使用權,我是賣土地使用權加上地上全部的木瓜樹,那時木瓜結實壘壘都可以收成,價錢很不錯的。但土地是國家的,不能登記私人所有。」
 
孫仰又問:「從整理雜草河川地,到賣使用權,前後共花多少時間?」
 
高松說:「三、四年吧!那段時間,從整地開始,後來種上木瓜、照顧木瓜、摘木瓜、賣木瓜…,我太太有時會來幫忙。孩子當時有的在讀書,有的在當兵…。」
 
聽高松說得有頭有尾,孫仰也聽得有趣,但不免私下判定:「應是躁期的誇大妄想吧!」
 
當時高太太正在病房整理高松的住院衣物,孫仰於是請護理師邀她來會談室,一來詢問高松近狀,二來澄清多年前六龜開山墾荒的故事,是真話?還是夢話?
 
高太太是個純樸的農婦,一字一句慢慢道來:「孫醫師,我先生說的是真的!那一天,我坐在車上,他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我先生告訴我仙家有指示,要帶我們去一個地方發財。然後他就一路依仙家指示開到六龜,當時我也阻止不了他,只好隨他去。」
 
孫仰不禁疑惑,問道:「但河川地,你們可以開墾種植嗎?沒人阻止嗎?不會違法嗎?」
 
高太太回答:「那是許多年前的事,那時山裡沒人管,雜草河川地到處都是。他請來怪手大車整頓雜草、雜樹與一些大石頭,然後我陪他一起整理那塊地好一段時間,才種上木瓜苗的。確實後來有人出價,賣了五佰萬。」
 
真是太神奇了!這位仙家也未免太厲害了。
 
高松住院治療一段時間後,經由抗躁藥物合併抗精神病藥物治療,同時調整其坐息,讓睡眠時間時段超過八小時。漸漸地仙家附身現象減退,激昂多話與救世萬民的內容,也不再出現於高松的日常對話中。
 
三週後,他出院了。
 
高松是一位純樸的農民,在他臉上,孫仰看到台灣農民良善的心。
 
算一算他在六龜開荒整地,大約是1980年代前後的事了,也無法驗證他們夫妻所說是真是假,不過孫仰是選擇相信了。
 
治療過那麼多躁鬱症病人,這是唯一一位躁症發財的案例!
 
多數病人躁症發作時,大抵破財的多,不過輕躁狀態時,他們可是最佳的業務哦!(請參閱愛河夢:第三十三章 躁鬱症一 - - 花錢如流水)
 
「躁症」和「輕躁症」的主要區別,在於職業功能或社交功能有無受損!
 
職業功能或社交功能受損的為躁症,沒有受損的為輕躁症。
 
一個人很熱心,主動助人、主動關心人、笑咪咪、親切有禮…,不讓人討厭,不讓人有壓力。此種人受歡迎,這是輕躁。
 
一個人過度主動、過度熱心,過度多話,不讓別人表達意見,甚至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想法與幫忙!問題是別人不喜歡這種強制性幫忙,會覺得自己的工作或生活被干擾了…。這時很多人會想避開個案,不然就是與個案起衝突…。
 
個案的社交功能受創,這是躁症。
 
輕躁期的個案可以做好自己本份事,同時會主動關心別人、幫忙別人,甚至主動幫同事買日用品、接送小孩、修理電器,主動請客吃東西…。
 
然而躁期的個案,就做不好本份工作,做事七落八落的。因為躁期的個案,容易注意力分散,容易意念飛躍、思想跳脫常軌,這就影響到工作完成能力了!
 
其實輕躁狀態的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兒,他們快樂,世界也感染到他們快樂。
 
他們熱情,他們主動親近別人,主動關心別人、幫助別人。他們可能會有一點點多話,但不讓人討厭。他們可以做好自己的工作,甚至做得比老板、客戶期待的還要好。做為業務與公關,他們常是很成功的…。
 
就是不要逾越那一條線,即職業功能、社交功能那條線!過了線就成了躁症。
 
輕躁不一定要治療,但躁症最好治療一下,不然常會「災情慘重」!如一個月花掉一年的薪水,或得罪了老板,得罪重要客戶,得罪很多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