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三十三章 躁鬱症一 - - 花錢如流水

愛河夢第三十三章  - - 花錢如流水2020.3.29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在他們的世界,一切都是愉快的,特別是處於的躁症病人。

 

晨星醫院收了一位65歲男士趙彬精神科頭等房。

 

住頭等房,除了健保部份負擔外,得自付一晚兩三仟的病房費差額。

 

趙彬因為症發作,無法自控四處亂跑亂花錢,被家人要求住院的

 

花錢特別凶!花錢特別凶!花錢特別凶!重要!得強調三次。)

 

信用卡刷、刷、刷!一個月來,已經連續刷爆三張信用卡。

 

被太太兒女強行帶來晨星醫院簽立強制住院同意書,住病房來

 

精神科病房是不能自由進出的!點類似加護病房,病人不能外出,家屬進出也有限制。

 

不同的是精神科病房每道出口都有兩扇門,證病人逃不掉

 

病人逃第一扇門,緩衝區時,尚第二扇門做最後絕。的護佐常在緩衝區撈不少病

 

但時不時特異功能」人,逃成功!直到護理師每小時查房點名,才發現     

 

離開第二扇門,病人就自由了。

 

通常是出院時,病人才獲這份自由!

 

孫仰初次會談趙彬時,趙彬穿Polo衫、蘇格蘭格休閒褲,足下光可人的咖啡色皮鞋臉上玳瑁框眼鏡,頂梳西裝頭,一股好聞的古龍水味,悠悠散開來

 

趙彬全身雅裝扮,一付大老板模樣,混身充滿自信見到醫師到來主動打招呼,一眼孫仰胸前名牌,然後就打起招呼,侃侃而談:「孫醫師,告訴你,我很會賺錢,開了間公司,這些賺了。不過最近想開了,留那麼多錢給孩子幹嗎?想花就花,只能讓我爽就好

 

孫醫師,我告訴你,這個月我已經刷爆三張信用卡,那些錢都是我賺的,才花個一百多萬,家裡就大驚小怪,我到你們這兒住院,你說他們有沒有良心…。」

 

症病人在發病期間,常出現誇大妄想,且容易誇。與趙彬會談後,孫仰隨即邀請趙太太進來會談室澄清。

 

趙太太說:「孫醫師我先生說得沒錯,他是我家公司創辦人兼董事長,同時是個出色的業務,他人緣好,銷售能力強,公司的業績主要是他做出來的。」

 

過去公司確實賺錢,我們一切以他為主兩年來,我先生躁症不時發作其間了不少家產,也得罪不少客戶。過去賺一兩億是真的,最近連續刷爆三張信用卡,也是事實。

 

我先生亂買亂花不知節制,我和孩子都很擔心。如果他是花在有用的事物,我們沒有意見。但他真的是亂買!愛馬仕的褲子一條三萬,一次買三條,皮件圍巾很少用,一次件五件的搬回家…。」

 

「捷克水晶杯好看,一買就是好幾組,有紅酒杯、白酒杯、威士忌、香檳杯…。德國麥森的磁器漂亮,就是好幾,咖啡杯組、紅茶杯組、大茶壺、糕點盤組…。

 

都是這個月買的,上個禮拜去酒吧喝酒我先生興頭上來大聲告訴酒吧老板,今晚在場所有人喝的全算我的!酒吧客人,自是一陣鼓掌歡呼,但他又不認識那些客人…。」

 

「這樣子亂花,實在不是辦法,我也阻止不了。孩子和我只好趕緊他來精神科住院不然不知道這回要花掉多少錢還好他沒暴力,雖然脾氣大、抱怨聲大半拉半哄下,還算配合前來住院。

 

趙彬初期天天在病房大廳病友吃東西、喝飲料,聊天唱歌,其樂無比

 

精神科住院病人的家屬放錢在護理站,而護理站每天有一次代購物品登記,比如衛生紙、衛生棉、內衣牙刷、牙膏、奶粉等日常用品代購,更多的是病人代購泡麵、蝦味鮮、洋芉片、魚香絲、可樂汽水、果汁飲…。

 

雖然護理師會限制趙彬購的品項與數量,但家屬帶到病房來的食物飲品,每每才到,就趙彬慷慨的散給身旁的小弟小妹,頗有李白詩中「千金散盡還復來」的豪邁氣勢。

 

趙彬儼然是那段時間的病房哥,到處都有呼喊老大的跟隨者。

 

趙彬也帶給大家許多歡樂,孫仰每次查房時,見他一身時尚穿著,整個臉笑咪咪在一群跟隨者簇擁下,浸在幸福,即使被關在精神科病房,少了自由,仍不減

 

趙彬見到孫仰總要抱怨一番,什麼住院不自由、護理師管太、病房限制太、管理沒有彈性,如果他是病房主管…。

 

拉拉雜雜說一堆,才一會兒工夫,又被跟班小弟小妹,去唱卡拉OK或打桌球了。

 

趙彬的快樂,彷彿會暈染一,讓接近他的每一個人,都會沾到這份歡喜氣息每回與他談話,讓孫仰整個人放鬆,不自覺愉快起來。

 

其實不止趙彬如此,輕狀態的病人,言行常散發出快樂自己愉快,也感染別人愉快

 

不過過度快樂與慷慨,表示病人還處於期,這樣子是不能出院的

 

中的趙彬也不住自己,直到…

 

住院後期,趙彬話量明顯,與其他病友互動也平淡多了。不再一有風吹草動,就急前去湊熱鬧人越多興頭越高昂,喜歡站在風頭浪尖上,並推波助瀾一番

 

趙彬不再話說著說著,就唱起歌來。

 

時,慢慢平復。一方面藥物治療,一方面病房規律坐息,特別足夠的睡眠讓趙彬放飛的心終於沉澱下來。睡得足躁症很重要!)

 

出院時,趙彬已經回復到大老板風範,一身雅裝扮講話不再輕佻,話量躁期了許多,舉止正常了。

 

處於,病人職業功能、社交功能OK但會比較熱心主動幫忙

 

在病房裡,的病人在活動結束後,主動協助桌椅歸位護理師發藥、量血壓、體溫時,他們會自動招呼病人前來吃藥、量血壓、體溫

 

如果有人違反病房規定的事,他們護理師告密,讓護理師去抓現行犯。

 

他們好像是護理師安在病房中線民,但事實上不是。是因為症好管閒事的症狀,才自動變身成密警探的!

 

職能師帶領團康活動,也需要幾位症病人,他們愛的症狀讓他們積極參與其中整個活動他們的存在,變得多彩多姿,充滿歡笑。

 

醫師護理師很愛的病人職能師也很愛喔

 

其實精神科醫師護理師,都很疼症的病人,特別過了混亂又暴力病人常常變成病房的開心果,也成了護理師的小幫手、線民

 

他們樂於助人,自娛人,常住歡喜地!

 

嚴格說來,輕的患者,已經不是病人,他們是處於幸福狀態的人兒,一點點小事,就開心的不得了。而且主動幫忙,熱心服務,有點囉嗦,但惹人厭。

 

孫仰離開醫院,轉到診所工作已十幾年了,回想醫院工作,除了懷念醫護社心職五大專業團隊合作,一起幫助病人、家屬走過人生的困境有成就感外,不時浮上心頭的,是一個又一個輕病人的可愛言行,楊溢著幸福與快樂,溫暖我心,懷念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