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三十二章 情歸何處(2020.3.28)

愛河夢:第三十二章 情歸何處(2020.3.28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楊保二十四歲,與二十七歲的姊姊楊雪租屋住在鳳山。平日,兩人各自上班,假日,有時姊弟一起回鄉下,與住在山裡的父母共享天倫。日子平凡過,自有它的平淡幸福。
 
莫名的,有一天,楊保突然變得話多、活動量大、花錢沒節制、脾氣不能自控,有時出現神明附身模樣。不再是平日體貼、乖巧、寡言的模樣,楊保彷彿變了一個人。
 
家人初以為是沖犯到鬼神,求助宮廟數次,未見改善,且情況日益惡化。
 
有時楊保整夜不睡,過大的活動量,例如大聲唱歌、說話,影響到同住的姊姊,甚至影響到同棟大樓的住民。
 
楊保異常的行為,讓社區的鄰人,不禁側目連連,議論紛紛。
 
這時楊保已經無法正常工作,楊雪四下求助,如熱鍋中的螞蟻,但楊保情況不見好轉。
 
後來楊保行為實在太干擾社區居民,經人提醒,請警察協助下,送往晨星醫院急診求助。
 
楊保在急診室大聲喧鬧,甚至出現類似跳乩行為,無法自控。急診醫師趕忙照會精神科,經精神科醫師評估,個案無法照自我照顧,且已經影響社區安寧,診斷為「躁鬱症,躁症初次發作」,安排住院精神科。
 
住院初期,精神科醫師會與個案會談,並做個案的精神狀態檢查。也透過與家屬的會談,收集家屬觀察到的個案病情。
 
住院中期,邀約家屬會談,討論個案的治療進展,探討影響病情的可能因素,並處置之。
 
住院後期,個案治療穩定後,醫師請社工師約家屬前來,討論出院安置,並與個案、家屬共商後續治療,提醒應注意事項。
 
楊保前後幾次家屬會談,出席人一直都是楊雪。
 
一方面父母住山裡,路途遙遠,不便前來。二來楊保當兵退伍後,來高雄工作,這兩年來,一直都是和姊姊楊雪同住鳳山。
 
楊雪是個好姊姊,對弟弟照顧有如,也是最熟悉楊保狀況的人。
 
住院三週後出院,後續門診追蹤,都是楊保自行前來,姊姊並未陪同。
 
楊保是個聽話的病人,服藥順從性良好,門診追蹤期間,躁症未再復發。
 
有一天,楊雪突然掛號孫仰門診。孫仰見楊雪單獨前來,不禁擔心詢問:「是弟弟又怎麼啦?」
 
過往經驗,有些個案不願家屬陪同看診,總覺得家屬會講他們的「壞話」,但對精神科個案來說,這些個案「不對勁」言行,往往是躁症或其他精神疾患復發的早期徵兆。
 
如果醫師可以早期得知,在門診即調整藥物劑量或種類,常可避免日後病情惡化,甚至避免再一次住院治療的發生。
 
早期的精神疾患復發,如無家屬提點,醫師就該異樣處深入探察,委實不容易發現。加上有些聰明個案會刻意掩飾病情,在短短的門診評估,有時醫師也難以察覺病人復發早期的異常。
 
聽聞孫仰殷切探詢楊保狀況,楊雪臉色微紅,回應道:「弟弟出院後,已經正常工作,吃藥也很配合,又回到乖巧的模樣。謝謝孫醫師的治療!」
 
靜默片刻,楊雪欲言還休,孫仰靜靜等待。
 
猶豫了一會兒,楊雪再次開口,說道:「其實我今日前來,是想請孫醫師幫我挑選結婚對象的!」
 
啥!挑選結婚對象?
 
孫仰:「??????」
 
孫仰:「!!!!!!」
 
楊雪看孫仰彷彿呆住了,一臉茫然,趕忙解釋道:「孫醫師,我知道這很突兀,但這次我弟弟住院,與孫醫師幾次會談,我覺得您是一位值得信任的醫師。而我最近身旁兩位男生追我追得很緊,兩人各有各的好,我想在兩位之中,選擇一位共度一生,卻不知道選誰比較好。這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好一段時間了。最近兩位男友都向我提到結婚的事,我更是徬徨。夜裡躺在床上,想來想去,第一個直覺就是找您談,請您可以幫我挑選結婚對象!」
 
孫仰聞言說道:「楊小姐,你的人生,你的決定,也是你的承擔!我是沒辦法幫你選的!」當下,楊雪略顯失望。
 
孫仰續道:「但是我可以帶你進入催眠,分別與這兩位男士生活一輩子,然後你自己選擇,要過怎樣的人生。」
 
楊雪忍不住驚呼:「這太好了,孫醫師我們是現在做嗎?」
 
孫仰說:「這得要另外約時間,在會談室做,不是在門診做,得花一個小時吧!」
 
於是約定了時間,那日楊雪準時前來。
 
 
前一次門診時,楊雪已經把兩男追她的情況說得很清楚。
 
進到會談室,請楊雪坐下,孫仰從關心其近況起了話頭,然後說明將如何進行今日的催眠,安頓好楊雪忐忑不安的心,於是請她閉眼,跟隨著孫仰的引導,進入催眠。
 
孫仰引領楊雪與甲男過日子,一個禮拜…,一個月…,結婚了…,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過了一輩子…。
 
楊雪很進入狀況,催眠中與甲男生活了一輩子。
 
楊雪沉浸在催眠中一段時間後,孫仰請楊雪動一動手指頭,然後動一動手臂,動一動肩膀,最後打開眼睛,回到會談室來。
 
孫仰問道:「跟甲男生活了一輩子,有什麼感受?」
 
楊雪慢慢回過神來,想了一會兒,說道:「和甲男一起過日子,覺得很興奮,但有點不安…。」
 
孫仰說:「好!現在再一次閉上眼睛,進入與乙男生活的人生…。下一週…,下個月…,結婚了,過了一年…,過了五年…,過了十年…,過了二十年…,過了一輩子…。」
 
楊雪浸入與乙男生活的人生…。好一會兒時光,孫仰才喚她張眼回到當下的會談室,問道:「和乙男生活的這一生,你覺得怎樣?」
 
楊雪說道:「與乙男共度的人生,讓我覺得平淡,但很安心…。」
 
孫仰於是說道:「你要選擇!是過一個興奮但有點不安的人生,或平淡但很安心的人生?」
 
楊雪沉思中。
 
孫仰續道:「你的人生,你的選擇,你的承擔。我只能提醒你『擇汝所愛,愛汝所擇』。」
 
是的,自己做選擇!
 
楊雪說道:「孫醫師,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就此道謝離去。
 
最後楊雪選誰,孫仰不知道,也沒問。
 
孫醫師如是說:「每個人的人生,都得自己去選擇,然後承擔選擇的果,包括好與壞。」
 
如果讓別人選,遇到該種選擇的缺點時,往往容易怪罪他人。殊不知遵從別人的決定,也是一種的選擇!
 
傾聽自己身體的感受,再去做選擇,後悔比較少。(心來選擇)
 
跟著自己的想法做決定,後悔比較多!(腦來選擇)
 
我們的腦會讓我們跟從社會大眾的選擇,但那不一定是個人最好的選擇。
 
孫醫師再說:「每條路都有優點和缺點,一旦選擇了,就請好好享受其優點,至於缺點,也請承擔。」
 
因為沒有一百分的路!!!
 
快二十年了,不知楊雪婚姻生活,過得如何?
 
想起當年,一位年輕女子,請一位數面之緣的精神科醫師選擇終身伴侶。往事歷歷,彷彿昨日,孫仰耳畔不自覺響起一首台語老歌。
 
心內事無人知

作詞:周添旺
作曲:郭芝苑

心內的事嘸人通知影 對阮求愛同時二個兄
一個對著事業真打拼 一個英俊有錢有名聲

二個攏是真心對待阮 門當戶對得意的郎君
給阮心內想著又矛盾 應該怎樣心肝亂紛紛

算來二個阮攏有意愛 如何打算抹曉通安排
愈想也是無法通排解 心內事情也是無人知

心內的事無人通知影 對阮求愛同時二個兄
一個對著事業真打拼 一個英俊有錢有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