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三十一章 無言的結局(續)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三十一章 無言的結局(續) (2019.7.18

  許文麗目睹張岩外遇一事,痛心加傷心,如果這時求助精神醫療,可能得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同時進行。
  
  先要處理憤怒,撫平傷痛,因為強烈情緒下,容易讓人失去理智,做出後悔的事!

  許文麗最最痛苦的畫面,大概是「愛人張岩與女人床上擁吻畫面」,其時胸口鑽心刺痛、頭緊繃、雙手冰冷、全身顫抖。激動情緒,包括震驚、憤怒、傷心、恨、後悔

  如果目睹愛人外遇後,尚未離婚前,許文麗找孫仰幫助,可能抱怨如下:「愛人與陌生女子在床上親膩畫面,反覆閃入腦海。情緒仍處於驚嚇中,強烈憤怒、傷心、恨意,甚至後悔嫁來台灣。父母親友遠在福建,無法時時伸出援手。最近,整個人像行屍走肉地活著。」

  生活上,食不知味(或暴飲暴食),睡不好眠(或竟日昏睡,越睡越累)、心情低落(或喪失興趣)、負面思考(無價值感)、注意力不集中(渾渾噩噩,無法專心做事)、渾身乏力遲緩(或激躁不安),常忍不住冒出自殺意念。(以上為憂鬱症常見症狀)

  不想也不敢與張岩見面,怕受不了愛人外遇畫面,強烈閃回。(過度警覺、逃避相關物事,與創傷記憶不時閃現,係乃心靈創傷常見徵兆。)

  診斷上,依症狀多寡與時間長短,或可放在「抑鬱症」或「重度抑鬱症」。時間未超過一個月,可併診「急性壓力疾患」,超過一個月,則併診「創傷後壓力疾患」。

  可考慮抗鬱藥物治療,合併低劑量鎮靜藥。吃藥一段時間,情緒漸漸平復,再來處理後續之事。如合併做「動眼減敏重整療法」(簡稱動眼治療),可以加速治療進程。

  以下,孫仰虛擬張文麗做動眼治療,大家參考參考。因每人不同,內容與過程自當有異,當做小說看看,莫執取。

  孫仰問:「今天你想處理什麼問題?」

  「目睹愛人外遇,讓我萬分難過,至今仍不知如何面對。心亂如麻,很想放棄這段婚姻,又不捨得過去美好時光,不知道還能與他共同生活下?

  「想起愛人外遇的事,你會看到什麼?」

  「我看到他和一個女人,在床上纏抱一塊,看到我開門進房時,他慌張抽離開來。我的心好痛!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張文麗忍不住哭泣流淚,孫仰遞面紙讓她。

  「你看到的是動態的影像,還是一張定格的照片?」

  「動態的影像!清清楚楚。」

  「看到這影像,你有什麼感覺?」孫仰續問。

  「我覺得我的世界跨了,再也無法信任人。我的心好痛好痛,恨他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們曾經那麼好?難道是我不好嗎?」淚水滴落,張文麗呢喃似訴說內心衝擊,最後竟忍不住質疑自己不夠好,愛人才會外遇。

  「主要的情緒困擾是什麼?」

  「害怕、傷心、氣他、恨他,後悔嫁給他。」

  「害怕的程度,零分是沒有,十分是滿分,現在有幾分?」

  「一開始是滿分,過了些天,現在只剩四分五分。」

  「傷心的程度,從零到十分,有幾分?」

  「十分!」

  「生氣的程度有幾分?」

  「也是十分。」

  「悔恨的程度?」

  「也是十分。」

  澄清完張文麗的主要情緒,孫仰續問:「當你想起那畫面,傷心、生氣與悔恨升起時,在身體那裡有特別的感受?」

  「胸口刺痛、頭部緊繃、雙手冰冷,整個身體都顫抖起來。」

  「還有其他的身體感受嗎?」

  「還有頭痛,太陽宂好像要裂開。」

  「想起愛人外遇的事,你對自己有什麼負面的想法?」孫仰追問認知的部份。

  「覺得他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對我。」

  很多個案抓不住核心負面認知,有時孫仰得引導:「你覺得自己被背叛嗎?或是自己被拋棄?」(被背叛者,以憤怒為主情緒;被拋棄者,以害怕為主情緒。)

  「兩個都有。」

  「那個比較主要?」

  「自己被背叛,主要是這個。」

  「如果你選一個正面想法來面對此事,你選擇什麼正面想法?」

  尋找核心正面認知,是治療中重要的一環。個案常常找不著頭緒,不知該如何回答。孫仰有時就給個案幾個方案選擇:「比如說,我可以平靜地面對這件事、我知道如何保護自己,或是我知道如何照顧好自己、我知道怎樣處理這件事。」

  許文麗或許選擇:「我可以平靜地面對,並知道如何處理這件事。」

  孫仰提醒道:「如果治療到後面,你想更換正面想法,是可以的。」

  「哦!」一付茫然樣。

  孫仰續問:「現在你有幾分相信,自己可以平靜面對與處理這一切的發生?一分是不相信,七分是滿分相信,現在你有幾分相信?」

  「完全不相信!」情緒激動的個案,常常不知怎樣面對與處理當下的困境。

  收集重要資料,同時撫慰個案情緒,常得花上半小時或更長。有時個案還會談開小差,盡說些與本案無關的事,孫仰還得把個案拉回來。

  有時個案一直詳述許多細節,阻止無效,這時孫仰會介入:「如果你再把事情詳細敍述一遍,就會好,你就不會來找我了。我相信你已經詳細告訴過你的家人、朋友了,但你還是在受苦。」許多個案會覺得孫仰不近人情。

  孫仰會問:「你想好起來嗎?」

  個案忍不住抬起頭來說:「想!」

  「想好起來,這一個半小時,就先聽我的,離開治療室,要不要聽我的,隨你。但在這兒,請針對我的問題回答!有些資料很重要,我需要知道,才好治療。」

  孫仰再道:「重要的是,你本來好好的,怎麼變糟的,那個過程是我在乎的,至於詳細的內容,對治療的幫助不大,就請聽我的,不必多說。」

  許多喋喋不休的個案,經過孫仰一番開導,大都能配合,問什麼答什麼,過度詳細時,被阻止時,也可馬上停下來。因為他們確實想好起來!

  接下來,進入動眼治療。

  動眼治療的方法,是請個案頭不動,眼睛跟著治療師手指左右移動,同時想著痛苦往事。

  有些個案眼睛跟不上,或這樣跟看幾回,覺得頭暈不適。這時就改以治療師雙手,輕輕交互拍打個案雙膝。治療室備有蓋氈,一開始即蓋在個案腿部。

  另一種選擇,是將連接聲音機器的耳機,放入個案雙耳,藉由兩耳間交互釋出刺激聲響,進行「動眼治療」。以上三種方式,俱簡稱「動眼」。

  動眼治療在緩解痛苦時,得執行「長組」動眼。在強化正面認知時,則執行「短組」動眼。

  許文麗的動眼治療,從「張岩與女人床上交纏畫面」開始,這視覺的回憶,勢必引發強烈情緒,包括傷心、憤怒、悔恨,進而胸口刺痛、頭緊、雙手冰冷、全身顫抖。因為這些,已經鎖入張文麗的六識,一時半會難以消失。

  正因為六根強烈沾染六塵,六識呈現密集苦受。只要一回憶起,就落入「苦受牢籠」,找不到出路。

  動眼治療就是將六塵拔離,處理掉卡入六根的塵埃,苦受可以減緩,或可進入不苦不樂受,如果治療到樂受出現,則把握機會強化它,將樂受卡入六識中。

  治療有時從影像的模糊淡化開始(洗眼根之塵),有時從身體的苦受,位置轉移,樣式變化,最後身體苦受暫時消失(洗身根之塵)。

  但這時仍不算好,必需把握時機,處理其他染塵六根,特別是意根!因為這是治療關鍵所在。

  心是王啊!

  視覺影像常可處理到消失,身體感受也可處理到舒泰平靜,但必需情緒困擾減到零分,才可進行正面認知強化(除非有人亡故,則可接受一分困擾)。

  正面認知得強化到滿分七分,才可罷手(除非有人亡故,才可接受六分正面認知收尾)。

  治療到此,就結束了嗎?不,還必須做請個案閉眼,自做「全身掃描」,找出清理未盡的身根苦受,續做「長組」動眼清理,直到完全清理完畢。

  再回來處理意根,強化已設定的正面認知。如果這時個案冒出新的正面想法,經過討論,如果更適用,則強化更換後的正面想法。

  必需身根染塵清理完畢,強化意根正面認知,治療才會持久有效。清理沾染六根的塵埃時,個案可能出現許多狀況,時不時治療會卡住,久久無法前進。

  猶有甚者,不只不好轉,甚至引來更強的負面情緒、身體苦受,心理治療宜找專業治療師執行為佳。

  以張文麗的情況,大概兩次,每次1.5小時,可以完成心靈創傷治療。這時個案情緒會平穩下來,心痛頭痛等問題,亦會緩解。最重要的是,正面認知「我知道如何面對與處理這件事」的自信生起。

  接下來處理張文麗後續之事。

  是的!後續之事。進入婚姻諮商,處理與張岩的未來。

  冷靜下來的許文麗,若選擇分手,則一起討論分手後,可能面對的一切狀況,包括好與壞,好的真得如她想像的好嗎?壞的她願意承擔嗎?承擔得了嗎?

  基本以個案意願為主。事先明白一切得失,以無悔無憾為前題,來做決定。如果張文麗選擇分手,這時是否邀張岩前來商談分手事宜,由個案決定。

  如決定分手,通常孫仰會建議好聚好散(若對方是人格違常個案,則另尋處理方法)。至少說再見是朋友,所謂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通常動眼治療處理到這樣,個案有滿分的自信來面對與處理事情時,大概就沒有疑惑了,會很冷靜地處理後續之事。
如果許文麗想與張岩續過婚姻生活,孫仰將邀請張岩前來做夫妻諮商。

  首先,讓聽張岩對這次外遇事件的說法。

  或許他會向許文麗道歉,希望得到原諒。或許他會提到與許文麗的生活,什麼都很棒,就是親密關係上,愛人常常以各種理由推拖、拒絕。或者那日偶遇舊日情人,不捨對方婚姻挫敗,幾次安慰對方後,舊情復生。而兩邊生情,他也無法割捨任一方,才會糊塗犯下外遇情事

  什麼都有可能,有時夫妻問題,初始只是小問題,沒去處理,日積月累,就成了大問題,偏偏溝通無門,為日後生變,埋下導火線。

  如果張岩向張文麗道歉,也誠意表達願與愛人共度一生,這時要做的是訂定「家庭公約」,將日後雙方的期許與擔心,規列有公約中。

  當然張岩需停止外遇,並承諾不再外遇,這應該是許文麗在乎的第一條,如果違反,離婚大概是許文麗的選項。

  張岩或許提出許文麗,拒絕親密關係的次數過多。如是這樣,孫仰將徵得許文麗同意,是否公開討論此問題。如果許文麗提及,張岩幾乎每晚都要,每次都要一小時以上。她很享受這樣的親密關係,但次數太頻繁,她會不喜歡
其實,夫妻問題有時是很隱私的,沒遇到大事,誰會提起?

  但唯有勇於提出,才有機會解決。沒有良好的醫病信任關係,這種事夫妻倆,是說不出口的?親密關係一事得要協調,當下討論雙方可接受方案,或許該方案不是雙方滿意的,但至少可以接受。
這世上那來十全十美!

  必要時,得請男方看診泌尿科,評估是否遲洩症?是否需要治療?

  如果許文麗要求一週一次,張岩希望每天都有親密關係,或許就協調到一週兩次或三次,各退一步。如果這個談不攏,那婚姻大概也不易持續久長。

  如果這事夫妻均閉口不談,外遇事故,勢必再發生。而許文麗如不願在親密關係滿足張岩,可能允許他另尋滿足?或因為愛,張岩可以節制求歡次數。這些在夫妻會談,均可討論。

  許多問題不上檯面討論,不代表沒有,只因丟臉、不好意思錯失了解決時機。而它們真實影響每日生活,或快或慢。
外遇事件後,夫妻訂定家庭公約時,孫仰常主動提一條約定:「雙方日後不主動提起外遇事件,一方不嘲諷責怪外遇方。違者罰則如下

  為什麼要訂這一條呢?

  因為曾有一個案外遇被抓,洗心革面誠心回頭的先生,常被太太抱怨不忠、冷言惡語的,整整十年過去後,還是嘲諷不止。

  最後先生受不了,不想被指責到死,於是提出離婚。(那位太太應該沒做心理治療,恨意未妥善處理緣故。)

  人如果一直卡在過去的事,並抱怨不停,那個人不會幸福,生活在其身旁之家人,同樣遭罪。

  後事不忘前事之師,孫仰會提醒張文麗,如果願意在一起,莫以婚姻處罰對方,因為傷害對方的同時,也在燒滅彼此的情份。請往前看,如果有困難,請回來做諮商或心理治療。

  家庭公約訂畢,打字列印三份,夫妻雙方與治療師共同簽名見證。夫妻雙方各保管一份,醫院病歷夾放一份。

  日後任一方執行上有困難,或有新事項要寫入,或可自家開會,另立新約。如果需要中立第三方介入處理,協調訂定,可與治療師約時間,重訂家庭公約。

  猶如國家立法處,修訂舊法,或另立新法,不管簡單或複雜,重要的「執行」!家庭公約亦複如是。

  溝通當下,彼此要誠實,做不到就說做不到,可以協商,一旦寫下白紙黑字,簽名為證,就要認真執行。

  信任是解決問題的基石,平日夫妻生活如此,諮商或心理治療時,對治療師的信任,對彼此的信任,也是治療成功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