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三十章 女兒厭世離去母心傷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三十章 女兒厭世離去母心傷 2019.7.10
 
                高玫48歲,26歲的唯一女兒自殺過世二個月。
 

                 高玫是鄭怡醫師轉介來做「動眼減敏重整療法」的個案。主要是女兒厭世離去後,高玫無法從自責與喪親之痛走出來。前一陣子開會碰面時,鄭怡向孫仰提及此個案,孫仰認為幫得上忙,提供幾個空檔時間,請鄭怡在高玫回診時,約好心理治療時間。
 

                 「我住十六樓。那天凌晨,聽到樓下隱約傳來撞擊聲,不以為意。因為連日諸事奔忙,睡意正濃,翻個身子,繼續睡。」高玫邊回憶二個月前的往事,慢慢眼睛蒙上一層水氣。
 

                 「一會兒樓下管理員打電話上來說,你女兒跳樓自殺了!」我嚇了一跳,不敢相信,覺得是不是開玩笑!
 

                 「不可能啊!她正在房間睡覺。」高玫回應道,同時趕緊走到女兒的房間,空的!屋內四處走看,空的!披件衣服,趕緊坐電梯到一樓去。
 

                 這時管理員已經報警,遠處救護車趕來的嗚鳴聲,在車少人少的清晨,顯得特別尖銳刺耳。
  

                 路邊的屍體一看,果然是我女兒,才26歲!高玫一下子淚湧上來,內心一片茫然:「怎麼這樣就走了!媽媽還沒跟你相處夠,媽還要看著你結婚,看著你生子,要幫你照顧孩子呢!怎麼這樣就走了…。」
 

                 一會兒救護車到,人也多了起來,左近鄰居,紛紛自高處的窗邊或陽台探頭出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高玫腦海一片空白。
 

                 人像是行屍走肉,只是告訴自己:「要堅強!首先媽媽、哥哥、姊姊都不必讓他們知道。」
 

                 高玫手機拿著,第一時間通知先生過來幫忙處理。心都亂了!
 

                 過了不久,先生趕來。高玫好像跌入危急的溪流中,波濤浮沈,頓時抓到一根木頭,儘管心頭一片混亂,但至少有了依靠。
 

                 說是先生,其實是高玫多年男友,兩人不同住一個樓。但感情上,給予她許多支持。
 

                 孫仰問道:「想起女兒自殺一事,腦海浮現出什麼畫面?」
 

                 高玫:「她的遺體!」說到這兒,眼淚像小河流,淌灑臉頰。
 

                 「清楚嗎?」
 

                 「很清楚!」
 

                 「像一張照片,還是像一齣動態的電影?」孫仰續問。
 

                 高玫想了想,說:「像一張照片。」
 

                 「張眼可以看到,還是閉眼才可以看到?」
 

                 「張眼閉眼都可以看到。」高玫說道。
 

                 孫仰心想:「這是眼根蒙塵,且被暫時被鎖死了!」很多心靈創傷的個案,常在眼根鎖入痛苦的影像,揮之不去。一想起該事件,影像立即浮現,歷歷在目。
 

                 (請參看第四章「歷歷在目的陰影」、第九章「原諒的功課」、第十三章「夫妻情深」,均是類似的情形。)
 

                 許多人的痛苦,可以透過「動眼減敏重整療法」洗淡,甚至完全洗掉。受苦者與家屬不知道心靈創傷可以治療,讓個案暗自受苦數月,甚至數年,最後因歲月流轉,苦受慢慢淡去,但那段時間,苦不堪言,家屬也不好過。
 

                 我們的六根(眼耳鼻耳身意)與六塵(色聲香味觸法)接觸,產生了六識(眼識、耳識…意識),從中生起了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又稱捨受)。
 

                 人之所以受苦,心理治療中,常見的是眼識、身識、意識遭苦。很想放下苦,但又沒辦法放下,因「六根蒙塵」又遭「鎖死」,「苦受」容易長時間持續。
 

                 有些個案,併有耳識之苦,如車禍餘生者,事發時車輛的剎車聲、碰撞聲、亡故者死前的驚叫聲、哀嚎聲,常會鎖入耳識,久久不散去。
 

                 至於心靈創傷因鼻識受苦的人,更少了。比如登山小屋內房,有人上吊自殺。數日後,另一批登山客,進到小屋前廳,放下行李準備過夜。這時發現內房有異味,開門一探內房,驟見已腐爛生蛆的上吊屍體,屍水積地,臭味難聞!
 

                 驚駭下,除了眼識鎖進死者上吊情景,腐屍味也常一起鎖入鼻識,一想其事即見其影、聞其味,苦不堪言。很多時候,只能靠時間洗淡鎖入六識的苦受,有些人或許前去教會祈禱,或求神拜佛,或民間收驚,至於效果如何,因人而異。
 

                 六根蒙塵且死死鎖入六識,彷彿強力磁鐵屑屑吸附上鐵條,牢牢霸住,怎麼也扒不開。
 

                 一般人,在特殊情境,根塵結合特別強烈,帶來的苦受,也持續比較久。慢慢地,一段時間後,會逐漸淡化。猶如磁鐵屑屑的磁力逐漸弱化,鐵屑紛紛掉離,苦受就越來越淡薄。
 

                 最後被其他悲歡離合、愛恨情仇取代,或被每日生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稀釋掉(彷彿滾動中的鐵棒,吸附的磁屑漸漸被甩開),就不知不覺地改善了,可以像從前一樣地過日子。
 

                 幸運的是大多數人,天生擁有自癒本能,肉體創傷如是,心靈創傷亦如是。少部份人,因根塵的結合過於強烈,需要更久的時間才可能改善。
 

                 事後一個月、兩個月的痛苦難過,一般人或許可以接受。多於三個月、半年,人們開始嘀咕怎麼還這樣。一年、三年都沒好,就超過人們的耐受範圍。
 

                 帶著心靈創傷過日子,加上生活中,難免不順與挫敗,對已經受傷的人,如驚弓之鳥,容易傷上加傷…。
 

                 心理創傷拖得越久,心理治療處理,花的時間越長。
 

                 所以心靈創傷個案,若痛苦非常強烈,宜儘快治療。或超過一段時間,仍無好轉跡象,甚至惡化者,宜儘快求助心理治療。
 

                 為了澄清創傷事件在高玫六識中鎖入的記憶,孫仰問:「想起女兒跳樓離去的事,你有什麼感覺?」
 

                 「心痛、自責!」高玫右臂不自覺彎曲,右掌撫觸左胸口,輕輕地揉按心臟部位。
 

                 「形容一下心痛的感覺?」孫仰問。
 

                 高玫一臉麻茫然。
 

                 孫仰問得更清楚:「是像針一樣的刺痛?還是像石頭般的壓痛,或是其它樣式的痛?」
 

                 「像石頭壓住。」
 

                 孫仰:「想起女兒的離去,你對自己有什麼負面的想法?」
 

                 高玫:「很自責,覺得女兒恨我。」
 

                 「自責程度零到十分,零分是沒有,十分是滿分,現在自責程度是幾分?」
 

                 「八分。」
 

                 「那你現在想要有的正面想法是什麼?」
 

                 高玫茫然了。
 

                 孫仰續道:「比如我已經盡力了。」
 

                 高玫聲調略高,說道:「我真的已經盡力了,這兩年來,我一直掛心著她,陪伴著她…。」
 

                 「如果一分是不相信,七分是滿分的相信,現在你有幾分相信,自己已經盡力了?」
 

                 「滿分!」
 

                 所以這念頭沒「針對到」高玫的痛苦意念!
 

                 孫仰續問:「那換一個想法,我知道怎麼保護我自己,你覺得如何?」
 

                 高玫說:「我知道怎麼保護我自己啊!女兒過世,我都沒讓媽媽、哥哥、姊姊知道,除了我先生知道,連他的生父我也不告訴。是後來有些法律文件,必須生父簽名,才讓他知道的…。然後他就指責我,他爺爺奶奶也指責我…。」所以保護自己方面,高玫滿分相信自己做到了。
 

                 因為尋找「核心負面認知」,關係到治療的成敗,孫仰想了一會兒,繼續探尋其核心負面認知。
 

                 「你的女兒的離去,你會覺得自己被拋棄嗎?」孫仰問。
 

                 「女兒一歲多,我離婚,沒有贍養費,我必須工作賺錢,才能養活母女兩人。」高玫夢魘式地回想前塵。
 

                 「我不得不把她寄放在媽媽家、哥哥家、姊姊家…,但我的心一直在她身上。去年她自殺,有寫遺書交待事情,這次什麼遺書都沒寫,就這樣突然消失,我很受傷,覺得她恨我,沒留下什麼話。孫醫師你說的對,我覺得被女兒拋棄了。」高玫邊說邊哭,同時右手敲擊著左胸口處。
 

                 「那現在一分到七分,滿分是七分,你有幾分相信,自己知道如何平靜地面對這一切的發生?」孫仰問。
 

                 高玫猶豫了一下,說道:「三分。」
 

                 「除了自責、心痛,還有其他感受嗎?」
 

                 「不甘願,我一直期待看著她結婚生小孩。另一方面,覺得她違背不再自殺的承諾,我整個人好像被女兒拋棄…。」高玫淚水不斷滑落,孫仰接連遞上面紙,讓她擦淚。
 

                 「現在身體的感受?」孫仰再問。
 

                 「左胸悶痛,像石頭壓住!」
 

                 取得重要訊息,孫仰即刻展開「動眼減敏重整」治療。
 

                 其間女兒的遺體影像,在動眼治療初期,一直歷歷在目,沒有減弱跡像,孫仰於是請高玫閉眼時,雙手交互輕拍其雙膝,待其心平靜時,拍膝同時以一低沈聲音告訴高玫:「人生無常,能管住的只是自己的本心,外界諸事,要明白自己無法改變,猶如佛菩薩也無法改變眾生業力…。」
 

                 這是在知道高玫心傾向佛道教信仰,才這麼提醒,若無宗教信仰,或其他信仰者,則另擇其他內容或故事溝通。
 

                 有效的心理治療,個案得進入催眠狀態(即某種程度的專注狀態,或入神狀態),同時治療師也進入催眠狀態,才能仔細感受個案當下的狀態,才能與個案同在。這時治療師順著本心說出來的話,比較容易觸及個案內心!
 

                 而處於催眠狀態的個案,那當下心靈是純粹、無雜念的,情緒平靜,身體舒泰,這時「對的念頭」較容易進到個案內心。
 

                 有些個案,在治療中,會頓悟般地浮現「對的念頭」,從此轉念看待已發生的事,治療師就知道,個案已往痊癒的路上前進。
 

                 有些個案沒有「頓悟」,或可能卡在某處,導至治療原地踏步,遲遲不前進。這時治療師得把握個案身心清淨狀態,或說道理,或講故事,把對個案有用的念頭,或明說或暗喻,提供給個案選用。
 

                 「無意識心靈」很聰明,會自動選用對自己有幫助的念頭,併迅速採用之!
 

                 清醒下(非催眠狀態,或非入神狀態下)的個案,因情緒複雜,苦受強烈,加上「意識心靈」的許多執念,「對的念頭」不易進到內心。
 

                 即使外人一說再說,因意識心靈本能地「抗拒」,排斥「對的念頭」,演變成對負面認知的執取,這時「意根蒙塵且鎖死」!
 

                 一切心為王!
 

                 意根沒有清理乾淨,心理治療就不能說做完全,且可能傷痛複發。
 

                 高玫在閉眼中,接受孫仰交互輕拍其雙膝,以及淡柔般的呢喃,如夢似幻般故事敘述,整個人彷彿得到撫慰、支持…,心靜下來,眼淚也停止掉落。
 

                 待高玫深吸氣回神過來,孫仰說道:「人無法改變別人的命運,只能調整自己,把自己照顧好…。」請高玫先不去想女兒遺體影像,只注意自己胸痛的感覺,並如實觀照一切變化。
 

                 交互雙膝輕拍…。
 

                 高玫說:「胸痛樣式由石頭壓,變成針刺,位置也由左胸左上方,移到心窩處。」
 

                 一直治療到心痛不見,再請高玫回來看遺體影像,繼續做動眼治療。
 

                 高玫說:「現在照片變模糊了…。變得比較遠了。」
 

                 這是治療者要的進展,代表治療往正面前進。
 

                 動眼治療中,個案看著女兒遺體影像時,突然間,高玫說:「畫面變了,我看到女兒要跳樓那瞬間的影像!」
 

                 高玫疑惑地說:「但我沒有親眼看到她跳樓啊!這是不是我的想像?」
 

                 透視眼般,彷彿高玫看到女兒跳樓的影像。
 

                 孫仰讓高玫繼續看眼前的影像,同時交互拍打其雙膝,續道:「不管是遺體,還是跳樓那瞬間,有什麼就看什麼,如實地觀照…,這樣就對了…。」
 

                 最後,跳樓影像不見,遺體照也不見了。
 

                 高玫說: 「孫醫師,我現在要很用力想,才能看到女兒遺體影像,即使勉強看到,也很模糊。」
 

                 高玫突然問起:「孫醫師,我女兒自殺的事,除了先生外,什麼人都不告訴,這樣好嗎?」高玫心有困惑,期待在醫師這兒得到解答。
 

                 「我覺得你做得很好!」孫仰回應後,略停頓,只見高玫眼睛一亮。
 

                 孫仰續道:「因為女兒過世當下,最重要的就是處理後事,與相關法律事宜。之前二年女兒數次的自傷、自殺事件,除了先生外,你都沒告訴其他家人。一方面不想讓他們煩惱,一方面媽媽、哥哥、姊姊知道,也幫不上忙。前夫一家知道,更是如此。既然前二年,女兒最不好的時候,你都沒告訴他們,女兒自殺過世時說,他們不了解情況下,只會責怪你。而這段時間,你需要堅強起來,才能處理女兒後事及相關事宜,再讓他們來責怪你,你會受不了。所以,你處理得很好。」
 

                 聽孫仰這樣說,高玫釋懷許多,接著問說:「連鄰居我都不談不說,孫醫師你看這樣好嗎?」
 

                 孫仰回應:「你要相信自己的直覺,也就是gut feeling,肚子的感覺。當你要決定一件事,腦子裡可能有許多的想法閃過,要這樣做,要那樣做。但請你傾聽身體的感覺,身體的感覺讓你怎麼做最舒服,就跟著身體的感覺做決定。」
 

                 高玫好奇問:「為什麼以身體的感覺做決定?」
 

                 「因為腦子的想法,會裝入太多人的意見,別人的觀點、社會的習俗。但那都不代表你真正想要做的。唯有身體的感覺,才是同調(Pacing)你內心深處想要做的。」
 

                 孫仰續道:「比如你女兒在住家大樓跳樓身故,已經過了兩個月,你大樓的鄰居,可能相互議論紛紛,但尚不好意思當面來問你詳情。有一天,可能有好事者忍不住來問你,那時你可以傾聽自己肚子的感覺,如果肚子的感覺想說,就回應鄰居的疑問,甚至主動把握機會說明也可以。如果肚子的感覺,不用說,即使別人當面詢問,就回答說,對不起,這是私人的問題,謝謝關心!」
 

                 沒有一定要說,或不要說,一切以當下身體的感覺,決定要說不說,與說多說少。對家人朋友亦如是!
 

                 高玫若有所悟。
 

                 孫仰請她閉眼掃描全身,然後告訴孫仰,身體那裡有特別舒服、或者不舒服的感覺。
 

                 高玫說左心口還是有些悶,孫仰再做數次動眼治療,把悶的感覺清理掉,再請高玫掃描全身,這次全身安好、舒服,只有左後頸,有些肉體舊傷的痛。既是身體舊傷的痛,與本次心靈創傷無關,就略過不管。
 

                 再請高玫靜下心,閉上眼睛,孫仰帶領高玫:「想像回到自己的家,走到女兒自殺前住的房間、跳樓的陽台,這邊走走,那邊走走…,有什麼感覺?」
 

                 高玫平靜地說:「我知道如何平靜地面對了。」
 

                 孫仰確定高玫的正面認知是滿分的相信:「知道如何平靜地面對女兒的過世。」又做了數次強化正面認知的處理,才讓高玫離去。
 

                 至於要不要再約第二次心理治療,就下次高玫回診鄭怡醫師門診時,再做決定。
 

                 十天後,高玫回診訴說一切安好。
 

                 感恩!善人得道多助。
 

                 願老天保佑她,也保佑她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