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二十九章 老有所歸 / 高雄 – 楔子(國強篇)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二十九章 老有所歸 / 高雄 – 楔子(國強篇)(2019.7.8
 

                 朱國強75歲老人,長得胖胖壯壯的,看向孫仰時一付老實模樣,但轉頭看護理師時,眼睛骨碌溜溜,驟然放光。
 

                 福壽安養中心簡護理長,帶領孫仰巡看院內住民,特別提到朱國強,孫仰問:「主要是什麼問題?」
 

                 「性騷擾!」
 

                 孫仰問:「怎麼回事?」
 

                 簡護理長說:「朱國強常在護理師忙碌時,偷偷過來襲胸,或摸屁股。我們裡面的護理人員,幾乎沒有一個不遭殃的。特別那些未婚的護理師,怕他怕得緊!氣得護理人員背後都叫他豬八戒,並把他的騷擾行為,列入每日例行交班,提醒護理師們,朱國強最近的動作。」
 

                孫仰:「有向朱國強的家人反應嗎?」
 

                  簡護理長:「都反應過了!他兒子也是沒辦法,要賺取朱國強住安養中心的費用,已經夠嗆了。朱國強老婆已過世,他兒子不可能帶他去找女人,就請安養中心多擔待則個。而我們老板要賺錢,不可能把朱國強送走。而且除了性擾騷外,照顧上,倒是沒什麼大問題。孫醫師,你看有沒有辦法?」
 

                 看了福壽安養中心一段時間後,簡護理長習慣把其他科醫師無法解決的問題,向孫仰講述,盼能有個奇蹟。
 

                 其實就是一個性慾無處發洩的問題!
 

                很多人以為老人不需要性生活,但這是不正確的,朱國強就是很好的例證。
 

                 孫仰一方面心疼老人的性需要被漠視,一方面不捨護理人員在量血壓、餵藥、發飯、查房、幫老人洗澡…時,還得防範安養中心住民的性騷擾。
 

                 從源頭處理,是解決朱國強的性需求。如果他外邊有相好的,讓兒子定期幫他請假外出快樂一下,就簡單了。
 

                 或者安養中心提供男女交往機會,而自願的男女,安養提供空間,讓他們申請休憩二小時,入內親近親近。(目前似乎不可能!)
 

                 座落市區的安養中心,一般提供四人房,少數有兩人房。很少有單人房,因為費用高,一般家屬不選用,容易空著。而且安養中心,分成男房和女房。男女混居房,家屬不認同,入住老人也不願與陌生異性同住一房。
 

                 入住安養中心的老人,不少患有失智問題,行為能力是一個問題。一旦住民與住民發生親密關係,因而事後染病,家屬勢必問責安養中心。
 

                 這中間的難處,讓安養中心不考量設置私密空間,滿足住民的親密需要,再則安養中心也擔心衍生的情愛糾葛,不易處理。
 

                 於是家屬與安養中心兩造,很自然地漠視老人的性需求,假裝他們不需要,假裝老人只要吃飽、睡飽、按時服藥、做運動,按時洗澡、量血壓、體溫,平常讓他們看看電視、下下棋、打打牌、唱唱歌…,就好了。
 

                 安養中心的生活,讓老人生理方面平安地過日子,心理方面,就無法全面顧及,主要是沒個人隱私。
 

                 團體生活,一切按規章,住房裡,常得與他人同住,而護理人員基於職責,得定時巡房,清點人數,並查看有無意外發生。團體生活,難有私人空間。
 

                 為了安全,犧牲了老人的隱私與尊嚴。
 

                 孫仰甚至有點悲觀的想,等我們這一代人老了,有一天不得不入住安養中心,那會是怎樣的情況啊!想想都受不了。
 

                 世界衛生組織把健康定義做「生理的、心理的、社會的良好狀態」。(Bio-Psycho-Social Well-being
 

                 靈性的(Spiritual)良好狀態,近二十年爭取成為健康的第四向度,但尚未通過。
 

                 人活著除了不生病,或疾病得到控制外,心理要安詳愉快,人際相處要和諧互動,這樣的狀態,是為健康。
 

                 朱國強的性需求,家屬與安養中心兩方,都當它不存在,其心理上也自我壓抑,當壓抑不了時,就伸出鹹豬手,護理人員於是成了發洩對象。
 

                 「孫醫師,你想想辦法,不然我們護理人員好可憐。昨天的小梅護理師,連私處都被偷襲了,她哭了好一陣子,想要辭職走人。好不容易,讓我勸住。我們也護理人力緊繃啊!」簡護理長再次懇求孫仰。
 

                 看來解決老人性問題,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解決護理師被性騷擾問題比較急。孫仰說:「精神科有些治療藥物,副作用會性慾低落,甚至性慾全無,低劑量使用,甚至可以治療早洩。一旦停藥,一段時間後就恢復正常…。」
 

                 聽孫仰說到這兒,簡護理長彷彿看到希望,急忙說:「孫醫師你趕快開給朱國強吃!」
 

                 與簡護理長巡察一趟住民狀況,看到朱國強正在團康室與身旁的老人聊天,精神倒好。醫療的前提是不傷害病人(Do no harm!),孫仰有點不忍心開立減低性慾的藥給他,又看到身邊的簡護理長,正為那天小梅護理師被偷摸私處而不平,心想這「化學去勢」的藥,終究得開。
 

                 回醫院的路上,孫仰覺得如果設立一座人性化的安養中心,或許像朱國強這般的老人,會過得更幸福。我記得美國羅德岱堡的強納社區,每週都辦一次社交晚會,伯特在該埸合,有機會認識新朋友。
 

                 伯特獨居十樓的某一套房,設有燈光監控,如果被監控的燈光,超過設定時數無開啟或關閉,電腦會提醒異常,工作人員即前來敲門,詢問是否需要幫助,如果沒人回應,他們會開鎖入內探察。
 

                 平日,伯特知道他是有個人隱私的。如他有需要,要帶人回房做親密行為,是可以的。幸運的是伯特沒有失智的問題。
 

                 伯特所住強納社區與朱國強入住的安養中心比較,較人性化,環境也優雅,就是不便宜!
 

                 如何建設一個普羅大眾可負擔的社區安養中心,而且人性化管理,是日益老化的世界,要面對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