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二十三章 如何走出強迫症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二十三章 如何走出強迫症 (2019.2.3)

       何吉,高雄人,28歲第一次出現強迫症,2年前惡化,開始積極求助,這是他寫的受苦歷程,與如何走出來的奮鬥經過,孫仰只對內文做了一些編輯。
 
  本人何吉是一個「強迫症」患者,已經43歲了,跟強迫症相處已經15年。
 
       起先因為卧房有蚊子,懷疑「門、窗」沒關好,會去檢查。睡前開冷氣,也會檢查門窗有無關好。起先檢查3-4次,慢慢地越來越多,時間也越來越長,睡前檢查一小時左右,有時半夜睡醒,起來上廁所,也會懷疑自己會夢遊起來開門,導致半夜也會起來檢查門窗,而後延伸到檢查水龍頭的水有沒關好…。
 
  目前(2019)跟兩年前最嚴重時相比較,應該是好了8-9成左右,還一直慢慢進步中,當然有時也會退步一下,還是可以拉的回來。
 
  「強迫症」患者知道,跟強迫症相處,得不受「強迫症」影響你的生活,且不受內心層面的「恐懼」、「不安」、「焦慮」影響,是沒那麼簡單的。因為某些原因,二年前病情嚴重加重,已經影響到「生活、工作、睡眠」,不得不求助精神科醫師、心理師,連「催眠師」都找上了。
 
       在「網路上」、「書本上」也找到一些方法,實際地運用在自己的身心上面,當然有些有效,有些沒效。而且我發現網路文章或影片,大都只提到觀念,實際有用的操作方法,卻很少詳細提及。
 
       經過這一年多的努力,本人有明顯進步,所以把一些「個人的症狀」及「有效的方法」分享給大家,希望因「強迫症」受困擾的人,可以幫助到你們。
 
       記得自己剛開始反覆檢查時,那時不知道這是「強迫症」。睡覺前會不斷檢查「門窗」有沒有關好,深怕別人會闖進來,怕蚊子會飛進來;開冷氣時,怕冷氣會漏出去,然後會有大筆電費要繳。怕水龍頭沒關好,會有大筆水費要繳,瓦斯爐沒關好,會發生火災…。
 
       起初檢查時間是十幾分鐘,由於「放任想像可怕的畫面」來嚇自己,檢查的時間就愈來愈長,甚至是2-3小時。嚴重時,整夜都在檢查,無法睡覺。當時有去求助精神科醫師,醫師開藥給我,吃了一陣子感覺沒什麼幫助,也擔心吃西藥傷身體,就自動停藥,強迫症狀時好時壞。
 
       (據何吉母親說法,15年前,是每天拿一顆綜合維他命給他吞服,騙何吉說是治療強迫症的藥!)
 
       因為那時覺得只影響睡眠,其它覺得還好,尚在可以忍受範圍,就放任不管,單靠自己的「意志力」去克制「強迫症」,也因此常常任其擺布。
 
       2年前,有次發現媽媽出門時,門打開沒關,突然嚇到,雖然沒遭小偷,但是腦子就浮上來不好的畫面,例如家裡東西被偷,重要東西不見了…。跟母親說以後要確實關好門,每回出門或上二樓,要檢查門有沒有關好。但是母親還是偶而沒關好,所以「強迫症」就整個爆發出來。
 
       每天檢查幾十次門,檢查門有沒有關好的時間也越來越久,因為是在家工作,所以檢查門的時間也越來越多,越來越久。出門時,腦海總是浮現門還是沒關好(都已經檢查很多次了),家裡重要的東西被偷了,瓦斯被打開了,火燒房子了…。
 
       因為自己工作關系,家裡的生意、帳目是我在做的,腦海裡也會浮現帳目沒做好,數字寫錯了,一直重覆做檢查…。
 
       慢慢的發現只要自己「在乎的事物」,腦海都會浮現「事情沒有做好」、「東西被拿被偷」,恐怖的畫面一直在腦海浮現。
 
       「為了確定事情沒發生,認為重要的東西還在,所以整天就一直做那重覆檢查的動作」,檢查的時間也越來越久,次數也越來越多,但是再怎麼檢查,內心的恐懼、不安、焦慮、糟糕的思想,還是不斷的浮現。
 
       且其中某一「檢查狀況」好一點,例如檢查水龍頭,其它新的「擔心」又會加進來,例如害怕「插座沒插好」,會引起火災之類…,不會讓你有安心的一天,嚴重影響到「生活、工作、睡眠」。且身心會伴隨著胸悶、心悸,心裡隨時有一塊大石壓著,沒有一刻安寧。
 
       也曾經嚴重的想過把眼睛弄瞎掉,就沒有眼睛去檢查任何事了,但回過神來,美好的事物也看不見了。因為個人喜歡旅遊,看美好的事物可以讓人忘去一些煩惱。所以為了減輕痛苦,還是再求助精神科醫師。
 
       起先還是吃藥,但是吃一陣子之後,情況不見好轉,且副作用寫會影響性功能,索性就不吃了,後來有人介紹做「心理、催眠治療」,也就嘗試一下。
 
       對我比較「有用的方法」起先是『暴露和反應阻止法』,讓強迫症患者適應所恐懼的事物中,例如有些「強迫症的人」想洗手時,需忍住不洗手。
 
       先是10分鐘,慢慢延長到30分鐘、60分鐘,最後逐漸不那麼害怕;而強迫「檢查」者,則是逐漸減少檢查「時間」、「次數」,直到不那麼害怕,甚至不被影響。
 
       而暴露在恐懼的事物過程中,會承受巨大的痛苦,甚至嚴重的「胸悶」、「心悸」,以下這方法大概可以5分鐘好八成。
 
       方法一『深吐氣法』(自己發明的,偏禪修方式。嚴重時才使用,輕微時不用,因動作太大):用鼻子深吸一口氣,(因強迫症者痛苦時,會有心悸、胸悶,胸壓的情況),「吐氣時」心念必須集中在那「最痛苦的地方」,跟著慢慢吐氣(從嘴巴吐氣,效果較好),把「胸悶、心悸、胸壓」的「痛苦」一起吐出去,吐到完全沒氣為止,重覆以上動作,可減輕痛苦。
 
       方法二『紙袋深呼吸法』(只在家裡用,大約五分鐘好八成,動作更大,紙袋聲會讓焦慮分散):找一個薄的紙袋,長寬約25公分X35公分,在很恐懼不安時,用紙袋把「鼻子嘴巴」包住,在紙袋裡面做大力「深呼吸」的動作,直到恐懼降低為止。
 
       以上兩種方法是對付比較「深度恐懼、不安、焦慮」的方法,然而一般強迫症患者,不會一直處在深度恐懼、焦慮之中,除非你要強力的不做強迫行為(如洗手、檢查…等動作)。
 
       「比較嚴重強迫症患者」,就可以常用到這二種方法,而這兩種方法會減輕強迫症患者的「痛苦」,但是不能從「思想、心靈」層面根本治療「強迫症」,心裡總會有些許「不安、焦慮」,總有種事情沒做好的感覺,有時還是會復發,所以就繼續找更好的方法,其中有「森田療法」、「正念法」…等。
 
       為了治療自己,不讓自己整天活在「焦慮、恐懼」中,雖然不影響生活,但是每天還是悶悶不樂,所以就找到根本治療「心苦」的方法,即「正念法」。
 
       在覺習、修練「正念法」時,不能心急,要慢慢訓練自己內心,無法一步登天的。就像減肥、健身、跑一萬公尺,慢慢訓練上去的,是訓練「心」的方法,我的看法,只要是「心理」方面的疾病都適用。
 
       在修習「正念法」時,心理患者要知道為什麼「心會痛苦」,大部份是「眼睛看到」、「耳朵聽到」、「感覺到」、「自己的認知」、「習慣」…等,再經由內心產生「畫面、聲音、思想」,以上如果「定力」不夠的話,我們的「身心靈」會被其所控制,造成身心焦慮、不安、痛苦…等現象。
 
       「強迫症患者」到最後會知道,不管你做多少次的「檢查、清洗、強迫行為」,到後來內心還是會「不確定檢查好、清洗還是不乾淨、事情做得還不完美」,再怎麼做還是不滿意,心裡想要讓自己做到完美為止,這是永無止境的,如果你的「行為、內心不真正停止」的話,是永遠沒有做好的那一天。
 
       那怎麼讓自己的強迫行為停止,就要先讓自己的『強迫思想停止』,而那是不容易的,一般人會說不要去想,但是如果有人叫你不要想藍色,你第一個還是會想到藍色,是一樣的道理。
 
       而本人用在治療自己強迫症的根本方法是『正念內觀法』:強迫症患者剛開始焦慮、不安時,就會產生身心的不舒服,而我是心裡壓著一顆大石頭,而產生胸悶心悸,剛開始時是輕微的。
 
       患者可以找一個安全舒服的地方,閉上眼睛,專注在「身心某一個讓你痛苦的地方,找出那個點(不舒服感),用心「捉住」它,然後好好的「觀察」它,它可能會有顏色、形狀,也可能會亂跑,但你只好好的觀察它,觀察那個「感覺」即可,一直到內心恢復平靜、不苦,甚至舒服。
 
       如果你要延長那個身心平靜、舒服的感覺時,可以當身心平靜、舒服時,把專注力轉移到「呼吸」上面,可以是「鼻子上的呼吸、胸部上的呼吸、腹部上的呼吸」,找出您最平靜、舒服的呼吸方式,把專注力放在舒服的呼吸上面,不去想任何事,只是專注在平靜、舒服的呼吸即可,時間越長越好。
 
       身體可以舒服的坐著、躺著、站著,以最舒服的方式訓練,慢慢的你的身心會知道、習慣這個方法,當你有「身心情緒」不舒服的狀態,你就會進入那平靜舒服的領域,來調整自己情緒與身心。
 
       再一直訓練下去,你不管走路、開車、與人對話、做任何事情時,內心都會平靜,內心情緒有起伏時,也會很快控制到平靜狀態,最好每天都練習,有空就練習,身心就會越容易回到平靜狀態。
 
       像我如果躺著練習時,常常會平靜舒服到睡著,且不作夢,恐懼、不安、焦慮情緒也越來越少,有的話也可以很快恢復平靜。
 
       慢慢地會知道,很多情緒反應是自己想出來的,且一直在那不斷重覆的想,而造成不斷地痛苦,要斬斷其痛苦,要不斷地訓練自己回歸到清淨本心。
 
       因為你的困擾,一般人都有,例如洗手、洗澡、檢查、把事情做好…等。正常人不會那麼辛苦、痛苦,強迫症患者卻有,是因為我們會不斷地想那不好,令我們恐懼事情發生,所以我們要轉念,回歸到身心平靜上面。
 
       因為不好的事物都是自己想出來的,強迫症的人,「檢查、清洗之重覆行為」都比一般人做的多很多倍,如果還是發生不好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命,也應該必定會發生的事,誰也改變不了。
 
       強迫症患者應該慢慢地減少強迫行為的次數,以及縮短強迫行為的時間,可用上述方法來減少痛苦,強迫症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只會更嚴重,次數更多,時間更久,越來越痛苦,甚至會想去自殺,且拖累家人。
 
       有「經文」寫道:「無妄想時,一心是一佛國;有妄想時,一心是一地獄。眾生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獄。菩薩「觀察」妄想,不以心生心,故常在佛國。若不以心生心,則心心入空,念念歸靜,從一佛國至一佛國。」
 
       強迫症患者就是「強迫思想」,所以身心常在地獄裡受苦,所以要夠能斷「強迫思想」就必須以「正念內觀法」經常訓練自己的內心,回歸「平靜本心」。
 
       強迫症患者都有「自己的習慣,儀式行為」,例如:一定要檢查7次以上,或幾分鐘以上,受到打擾時,還要重新再來,洗手要洗幾分鐘以上才行…等行為,如果想不那麼痛苦,必須「斬斷」自己的「舊惡習」,強迫症時間越少越好,次數越少越好,最後要像正常人一樣,內心平靜,不受「妄想」影響。
 
       佛學說道:「世上沒有唯一真理,也沒有百分百完美的人事物」。強迫症患者硬要去追求自己的完美,到最後只會累死自己,還做不到,搞到身心都苦,越執著,受的苦就越重!不要做自己「完美欲」的「俘虜」。
 
       依個人經驗「強迫思想」可以找到自己適合的方法,取名『故意犯錯法』:去順行它、放縱它,來減輕降低自己的執著,而後減少痛苦。
 
       例一:像我都會害怕自己的車子會被劃傷、割傷,所以常會重覆檢查車子有沒有劃傷割傷。
 
       有一天我的車子被別人撞到了,我就發現自己不去檢查了,因為車子真的就被撞開花了。直到車子修好之後,就又開始不斷重覆的檢查行為,搞到自己很累很煩,深怕沒檢查到割傷劃傷的地方,受不了了,索性就拿「粉筆」在車上劃幾劃。
 
       心裡想說如果想再檢查,就再拿「粉筆」多劃幾劃,紿果就不想再檢查了,因為車子真的被我「故意」劃去了,我「故意」讓擔心的畫面發生了。檢查車子的思想行就極少發生了。有那個念頭出來,也不會痛苦,就可以完全不理它了。
 
       例二:我對作帳的事,也會要求完美,做好就不斷的檢查,深怕哪裡做錯,因事關金錢,故格外小心,重覆檢查的次數、時間,就越來越多越長,被困擾了很久。有了粉筆劃車的經驗,索性就拿「鉛筆」,「故意」把執著的數字「劃掉」,且心裡告訴自己,如果再想檢查,就再「故意」「劃掉」更多數字,漸漸的,就不那麼想檢查了,「強迫思想」也就會變得很弱了。(當然這不影響銀行帳本的正常運作。)
 
       因「強迫症患者」「內心」要求極度完美,不能犯一丁點錯誤,所以找出適合自己的方式,「故意」讓自己「犯錯」,讓自己「適應」去「犯錯」,接受「犯錯」,是可以減輕「強迫症患者」害怕犯錯的痛苦,以上方法就是『故意犯錯法』。
 
  隊友分享篇:
  因為「強迫症」真的讓人很不舒服,知道有一強迫症的大學同學,「強迫症」資歷有30年了,去請教他,他教我的方法類似「暴露/反應阻止法」,教我忍受痛苦,痛到倒下去也要忍,謹記不能對「強迫症」認輸,他跟我說已經練功1020年了,小有成就,就像是練「絕世武功」,一步一腳印,沒有1020年以上,是不能成火候的,我聽到就傻了,還是有試著練看看,真得很痛苦,但進步很快。
 
  求神篇:
  懷疑自己是否「卡到陰」,所以去廟裡問乩身,乩身說我沒問題,是自己在困擾自己,有教我「雙手抱胸法」,胸悶、心悸有效,但只能維持2-3分鐘,就沒效了。
 
  彈弓篇:狄吉催眠師問我擔心時,在那裡可以感覺到不舒服?我說在頭的左前方,狄老師問:「如果把它移到右前方,有什麼感覺?」我說緊張、不舒服會少很多。
 
       所以狄老師教我:「每次強迫症發作時,先不急著去做強迫行為,先抓住頭左前方這緊張不安的感覺,給它一個彈弓,把這個感覺射到很遠的地方,它繞一大圈,來到頭右前方。」
 
       我依法去做,很快強迫症好了六七成。但狄老師有說這個方法「治標不治本」,因為很快把緊張不安彈遠,換位置,也會變成另一強迫行為。但這方法讓我舒服了兩個禮拜!
 
  後記:我覺得重點是方法,當我不舒服時,也會在網路找方法,也看到很多強迫症者的故事,但是我沒這麼多時間看他的內容,我要的是他的方法,來趕快治療我自己而已。你只要在網路搜尋,打上「強迫症痊癒」就會看到很多強迫症者痊癒的故事。
 
  強迫症發作起來真的很不舒服,時間又很長,會一直想找方法,當時我同學也一樣,但是網路上教實際可用方法的資料,真的少之又少,如果有寫也是輕描淡寫,不會像我寫的這麼清楚。希望強迫症的人,看了這篇文章有用。
 
 
註:何吉是個善人,他與強迫症纏鬥多年,兩年前明顯惡化,發現己力有所不足,開始積極求治。
 
       臨床上,許多強迫症個案,有些吃藥改善明顯,有些吃藥效果不彰,他們仍不時被強迫意念(Obsessive Thought),如不安全、怕臟、不潔思想…等驅駛,為了安撫內心焦慮不安,做出各式強迫動作(Compulsive Behavior),如檢查、洗手(或洗澡)…,次數有時也有各自的規則…。
 
       包括彈弓篇裡面把焦慮不安的感覺從左前方彈出去,再回放在右前方,都是心靈運動,但也歸類在強迫動作,而非強迫思想。
 
       在外人看來,強迫症是無中生有的困擾,但強迫症當事人,卻被那感覺困住,走出來很是辛苦。
 
   
    何吉經歷這許多苦,終於好到某一程度。在我的鼓勵下,費數日工夫,寫出強迫症發病過程與走出方法,是一份慈心與悲心,願他的心常能住平安喜樂中。也願此文,讓受強迫症困擾的人,指出一條安心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