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二十一章 停不住叫罵的教授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二十一章 停不住叫罵的教授 (2018.12.2)
 
       有一回值班,孫仰半夜被急診呼叫。其時凌晨一點,一位48歲男子在急診破口大罵,三字經、五字經,罵個不停。自言自語,對空大罵,看到這類病人,思覺失調症的診斷,不自覺浮現孫仰心頭。但家屬一描述情況,孫仰直覺這次不一樣。
 
       馬天山是一位大學教授,小學二年級時,父母車禍雙亡,從此寄居叔叔家。叔叔也生下不少子女,家中經濟不佳,嬸嬸對於收養馬天山,很是勉強。
 
       刻苦的環境中長大,馬天山學會忍耐,把內心的苦悶,化做學習的動力,一路攻讀到博士。1970年代,博士少,工作好找,很快找到大學教書工作,一路順風順水地升遷到教授。
 
       馬天山結婚後,育有兩個孩子,與家人關系和諧。童年雖未得到嬸嬸的疼愛,甚至常給他小鞋穿,叔叔工作忙,也未能給他太多關懷。善良的馬天山,工作穩定後,對撫養他長大的叔叔嬸嬸,也盡心報恩。
 
       這年暑假,馬天山第一次參加十日禪修,遠離家庭,與一群共修的禪友,在一處幽靜的山上禪修。心想藉由禪修,洗濯塵心。
 
       急診處,妻子的描述,十日禪修的第七天,因為停不住的大罵,馬天山被送回家,妻子從下午安撫到晚上,但馬天山都無法停止大罵,已經連罵七八小時了,心想不對,深夜連忙送來天星醫院急診,心想至少打支鎮靜劑,讓他睡一覺也好。
 
       天星醫院急診醫師,發現此非內外科問題,做了例行檢查後,馬上照會精神醫師。孫仰由馬天山妻子處,得知事件始末,與馬天山會談時,他人很清楚,大罵的中途,可以回答醫師的問話,然後又繼續罵。
 
       孫仰當下建議住院,身心疲憊的妻子,萬分感謝醫院伸出緩手,立即簽立同意書。急診處,孫仰請護理師給馬天山,打了一針「好杜」。
 
       10樓單人房住院時,馬天山已然睡著,妻子也在陪客躺椅上,安頓一宿。他們的人生中,壯年會來醫院住院,想都沒想過。
 
       隔早醫師晨會結束,孫仰就來看馬天山,這時馬天山變成一位謙沖君子,舉止對答,溫文有禮。如果你看到他昨天半夜一路大罵的樣子,真的會懷疑,是否同一個人。
 
       孫仰邀請他進到會談室,瞭解事情本末。原來童年突地父母雙亡,對馬天山是一個創傷,後來嬸嬸家住,沒被關愛,甚至是當傭人使喚,常給小鞋穿,他內心終究是苦,這份心結一直無法釋懷,在聽到暑假有十日禪修的機會,心想前去靜心,看能否洗去童年陰影,豈料結果竟是止不住的破口大罵,自己明知不對,就是控制不住。
 
       孫仰問:「禪修時,每天有跟老師小參,討論禪修中的種種疑惑嗎?」
 
       馬天山回答道:「沒有。只是放錄音帶,叫我們依錄音帶的方法修,因沒老師在現場,我只好依著錄音帶所說來修行。」
 
       孫仰問:「後來怎麼啦?」
 
       馬天山說:「慢慢心靜下來,童年往事就一一浮現心頭,然後越來越強。後來有股強烈的憤怒,控制不住的開始大罵。這情況一旦開始,連我也控制不了,才被禪友送回家,我愛人一直安撫不下我,直到半夜才送我到醫院急診,後來就見到孫醫師您了。」
 
   
    澄清之下,並無幻聽,也無妄想,情緒昨夜是激躁,隔早是穩定。心想這是急性精神疾患,對馬天山與其家人,在這兒觀察兩三天,都沒事了,就可以出院回家。馬天山與家人再三道謝後,才回其病房。
 
  三天后,馬天山就辦出院回家。希望他現在安好,已經放下童年的心結了。
 
 
註:禪修時,最好找一位走過這條路的前輩帶領,比較好。一來不必走冤枉路,二來避開意外的發生。學禪如此,學習許多新事物,不也如此?所謂「江湖一點訣,說破不值三分錢」。有人帶,跟自己盲目的摸索,高下立見。無師自通的天才,終究是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