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二十章 五年不出家門一步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二十章 五年不出家門一步 (2018.12.2)

       42歲的許晴芳已經在家中的廁所躲了五年,因為覺得有人在監視她,耳朵也常會聽到聲音跟她說話,但四處都找不到講話的人,一連數次,許晴芳起了害怕心,覺得自己被監控了,於是房間的天花板、窗戶貼滿報紙,把所有可能監視器的來源,全部遮掉,慢慢家門也不敢出。
 
  後來除了吃飯睡覺,或被家人強迫參加的活動外,她都躲在廁所,因為在那裡,感覺最安全!直到有一天,許晴芳的媽媽在公園運動時,聽到有人分享小愛河旁的診所,有在醫治奇怪的疾病,於是帶著試一試的心,強壓著害怕不安的許晴芳到診所看診。
 
  孫仰一聽她的故事,心中有數。做完精神狀態學檢查,確認許晴芳有明顯的幻聽、被害妄想、被監視妄想,至於問及何人要傷害她,用何方法傷害她,許晴芳卻講不出個所以然。時間已經五年,符合思覺失調症(舊名:精神分裂症)的診斷準則。於是開立中劑量的抗精神病藥,先吃一週,之後再依據服藥後的反應,調整劑量。
 
  後來回診,幻聽明顯改善,但仍部份殘留。被害妄想、被監視妄想也明顯改善。故維持原劑量,繼續等待藥效。漸漸地,許晴芳生活功能恢復,可以與媽媽參加島內的一日游,二日游,也可以做家事,煮飯、掃地。兒子發現關廁所五年的媽媽,又回復以前的樣子,好高興。
 
  再後來,許晴芳是自己一個人單獨來診所掛號看診。許晴芳不喜歡等待,每次她都會提早半個多小時,來診所門前排隊,等診所開大門,她每次都是掛第一號。
 
  有一回看診,許晴芳說:「孫醫師,我現在不敢不吃藥,一旦幾天不吃藥,幻聽就會變大聲,我會害怕。好像自己想的,都被別人知道,自己做什麼,都被人監視…。」
 
  有些人服用抗精神病藥,會出現僵硬、手抖的副作用,甚至是靜坐不能等。但許晴芳幾乎沒有上述副作用,彷佛這藥是特別為她發明的。
 
  從1949年,第一顆精神科用藥「冬美寧」發明出來,經過六七十年的發展,許多精神科新藥陸續發明出來,副作用越來越少,療效沒有打折。
 
       醫學的進步,這半世紀多來,真是神速。精神醫學方面,藥物如是,心理治療亦如是。受精神疾病影響的人,真的不必再躲在家中受苦,內外婦兒科醫不好的問題,有時精神科醫療,可以給出意想不到的幫忙。
 
  就像許晴芳可以好到與家人出遊數日,可以做家事,可以去公園運動,這在關廁所那五年期間,家屬是不敢想像的,許晴芳回想那五年,就好像活在一場夢中,自從吃藥治療後,夢醒了。
 
  孫仰心想:「如果親友有人知道,這樣的問題可以醫治,許晴芳初發病的那段時間,就帶來治療,她就不用困在廁所五年,豈不是更好!」
 
      
​ 這也是孫仰一直想寫「愛河夢」的動機,希望與「愛河夢」所描述的問題類似,至今仍受苦的人,能早日得到精神醫療的幫忙。
 
註:行醫多年,這樣的個案遇到不少,大部份是家人前來求助,先買藥回去放入病人的飯菜中,讓病人吃一段時間,病情改善後,再帶到門診,衛教病人,說明生病原因與可醫治性,再勸病人規律服藥,維持當下正常的日子,莫再退回以往充滿幻聽、妄想的生活,那是不舒服的。同理病人的苦,與病人合作,帶領病人走向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