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十五章 恐慌症的催眠治療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十五章 恐慌症的催眠治療 (2018.10.15)

       六十歲的黃媚事業做得不小,數年前因遇人不淑,整個公司被一朋友收割端走。初遭變故,黃媚不喪志,逆向思考,困境中再建新事業。新事業是成功做起來了,但創業期間,日夜操勞,內部人事管理、外頭企業交際,加上資金壓力,讓黃媚身心極度緊綳,恐慌症或在那時烙下病根。
 
   1996年初,一次身體檢查,做電腦斷層掃描時,黃媚一個人躺在檢查室電腦斷層機器的床上,隔著鉛玻璃與外界隔絕。當身體被逐步移入機器裡頭時,黃媚恐慌發作!覺得整個人要進到一個極狹隘空間,彷佛會吸不到空氣,忍不住大聲呼救!
 
   那次恐慌發作之後,又有一次看牙醫,護士把棉布洞巾鋪其臉上,牙科探照燈打亮照過來,牙醫師手拿器械正要放入其口內,黃媚突然覺得吸不到空氣,再次恐慌發作!
 
  後來恐慌頻頻發作,嚴重影響生活品質,連工作、出遊也受到不小限制。
 
  黃媚因為恐慌症,在醫院或健保或自費,做盡各種檢查,包括心臟、胃腸、泌尿、神經…等,報告都是正常。然而恐慌發作時,心跳每分鐘150,血壓飆到200,頭暈手麻腳麻,冷汗直冒,彷佛世界末日到來,人像要發狂!
 
  但來到急診,偏偏就一切回復正常,有時還被急診醫師當成來「鬧場」的,急診醫師做完例行檢查沒事後,就直接照會精神科醫師後續處理,急診醫師就「不理」他們了,因要去救治其他危急個案。
 
  黃媚很是委屈,曾說:「我寧可得的是癌症,至少也有個明確診斷,與治療方法,不會讓家人朋友懷疑,我們是不是在裝病!也不至於讓急診醫師說,我們恐慌症病人是來鬧的!」
 
  什麼檢查都正常,但每次恐慌發作,卻又那麼驚天動地!治療一年多下來,吃藥有某種程度改善,但藥量一減低就容易恐慌復作,一直活在恐慌症隨時可能發作的陰影…。
 
  黃媚誇張說道:「甚至高速公路都不敢上去,怕發作時,臨時找不到交流道,死在高速公路上!」又道:「像地下室、地鐵、火車、飛機…等密閉空間,也盡量不去…,這病症帶給生活許多的限制與困擾…。」
 
  黃媚想找藥物之外,有否其他方法助其走出困境,經人介紹,才來到狄老師這兒做催眠治療。
 
  1st 1997.4.2(三)7pm
  初次見面,黃媚由她的侄女開車載來,治療時,侄女要求在場相陪。(可能擔心催眠後,被治療師控制,要在一旁保護!其實不會被控制的。)狄老師先跟黃媚閑話家常,減輕她的不安,然而黃媚神情焦慮,先是要狄老師打開窗戶與陽台門,讓空氣流通,這才能坐下好好談話。黃媚寧可不吹冷氣,也要開門窗,因擔心呼吸困難,引發恐慌!問及發病經過,邊問邊澄清,也就邊治療起來。
 
  T:你一想到恐怖的事情,你的心靈會做什麼?你現在想一想,以前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P:最可怕的是漢來飯店等電梯那次,去年年底,在漢來地下室,我侄女去停車,我先去等電梯,那次一直等一直等,但電梯都不來,我以為等了半個小時,就快呼吸困難了,我一直大喊,一直叫…。
 
  T:在緊張之前,你會聽到什麼?看到什麼?呼吸困難之前,我看你的眼睛,在你緊張之前,是一幅景像。
 
  P:像一種壓迫感!
 
  T:我要你感覺,假裝你在那電梯,想像那景像出來(手比一幅圖模樣)(將個案帶入一個想像的封閉空間!)你喜歡什麼?很積極喜歡的,比如摔角…。(手指著那幅景像,問黃媚…)這幅圖像大一點,會怎麼樣?亮一點,會怎麼樣?如果近一點,會怎麼樣?(個案馬上說:有壓迫感。恐怖的感覺很近!)→把圖像縮小,放在右下角。→在那兒,我要你想像好的你(如大頭照),一張你的相片,看到那個你,已經沒這問題,很有自信→看那個的你,就很有自信,很安全。
 
  P:可以想像得到。
 
  T:現在把相片縮小,放旁邊。(對個案說明:不好的放你面前,待會兒兩個互換。我先叫不好的醒來,當我說「換!」你就把不好的圖像,換成你舒服的相片,要做很多次。先試著看「不好的」。)
 
  P:仍可看到。
 
  T:(引導個案變換多次,將圖像一,換成圖像二!)不好的,會自然跳過去。
 
  P:它自己跳過去了。
 
  T:那是一個成功。
 
  P:回去如果呼吸困難,就讓它自然跳走。
 
  (調整個案歷史/Change Personal History!
  (調整個案對過往歷史的感受!這調整過程是動態的,像玩一場游戲。當時孫仰也在一旁學習,故沒留下文字記錄。日後有機會,或許單獨寫一章,記錄調整歷史的催眠手法。孫仰曾被狄老師這樣做過一次,做完後,充滿幸福,彷佛才被上帝祝福過…。)
 
  2nd 1997.4.7(一)7pm
  (戲院看電影/Movie Theatre:這是種抹去恐懼的催眠技法,將來有機會,另寫一章介紹。)
 
  T:影響是個游戲,那種感覺也是一種游戲。看著未來,變得越來越舒服,測試一下那種感覺是否還在那兒,這很重要。我們進到電影里頭,我們看到可怕的事情。想像你把自己的身體,留在放映室,我們要來抹去這情境!現在再一次想著那次的情境,並註意到不好的感覺。現在你還覺得那麼糟糕嗎?
 
  P:好很多了。
 
  T:告訴我:「在那當下,怎麼知道自己好多了?」我要你退回那個時候…。已經結束了,舒服了…。我要你想像,那時候,你最愛最相信誰?最尊重誰?
 
  P:一位老師
 
  T:聽到他的聲音,感覺到他的表現,跟你說:「那種人很少,你可以感到舒服。」有沒有一個時候最舒服…?
 
  P:我的房間
 
  T:把舒服的感覺放在膝蓋這兒。(個案大腿,催眠前已蓋上薄氈!輕觸個案右膝蓋…)我要你感到不安全的那天,把那種感覺放在這里。(輕觸個案右肩…)。我想你可以用這個「舒服」(觸按個案右膝蓋),帶到這個「不安全」(觸按個案右肩),然後感到突然有什麼樣的改變…?
 
  P:安全。
 
  T:我要你想像,帶著這個到你未來…安全的地方。帶著這個「舒服」的感覺,一直跟著你…。兩三個禮拜後,一個月後,數個月後,這個感覺,像家裡一樣,有這個感覺。因為你是這樣長大的…。
 
  3rd 1997.4.12(六)2pm
  T:有沒好一點?
 
  P:有!較沒吃藥了。
 
  T:還有別的…?緊張、怕嗎?
 
  P:還是有,在家、沙發,會突然感到呼吸困難,突然就發作!
 
  T:與抽煙有關嗎?
 
  P:我抽煙、喝咖啡。
 
  T:我下午四點以後,不喝咖啡。
 
  P:我這病是去年才開始。晚上也喝咖啡!
 
  T:咖啡會讓你緊張。我早上中午喝,下午四點後,一定不喝。(舉一例,在國賓飯店下午喝咖啡,那晚凌晨三點才睡。我不喜歡聽這消息,因我也很喜歡喝咖啡。…
 
  T:第一,你是在空氣不流動…
 
  P:狹窄的地方。
 
  T:那不舒服是很自然的…,我相信我們都一樣(要聽著我!阻止其侄女說話)你要準備接受一點點不舒服。
 
  T:但恐懼的感覺要改變!但你不要認為這個都弄好了,在空氣不流通處,密閉空間,你就會很舒服。在這種情況來說,空間小,空氣不大好,我們上次說的,眼前就有一壓迫感。→把眼前之牆往前→牙科醫師的手擋住(個案曾說看牙醫時,曾恐慌發作!)→然後就呼吸困難。我說得夠清楚吧!
 
  P:我發覺不舒服,是馬上的。
 
  T:你說上次玩的游戲我說不是真的。但你的景像,也不是真的。你腦海裡也有你自己的空間…,給那景像一個名字!
 
  P:牙科探照燈一打開,我馬上呼吸困難,好像被一個東西罩住!現在看到電視有電腦斷層掃描,都會不舒服,就叫它「壓迫牆」好了。
 
  T:不好的空氣,也是壓迫牆。
 
  P:好主意。
 
  T:在這種情形,你要什麼的改變?上次你練習的那個你,遇到這壓迫牆,會有什麼反應?你腦海裡要有另一個反應!
 
  P:我不知道…。都不怕吧!
 
  T:你怎麼知道,你都不怕了?
 
  P:呼吸暢通。
 
  T:呼吸暢通,會有什麼結果?
 
  P:環境不熟悉,我就要求開窗門。
 
  T:你要感到舒服、安全?
 
  P:嗯!應該說沒安全感。
 
  T:你怎麼知道你安全了?我不要你說不,比如我說不要想到藍色,這時你就想到藍色!
 
  P:手交叉抱在胸前是害怕。
 
  T:手鬆掉後,代表安全。
 
  T:這牆是不透光嗎?你最喜歡那個地方?山上嗎?
 
  P:山上也怕,因空氣稀薄,會呼吸困難。
 
  T:海呢?
 
  P:海,不害怕。
 
  T:在海,四處空曠。你覺得怎樣?
 
  P:很好。
 
  T:我上次看到你呼吸的方式不夠深。現在你練習一下,我數一二三四。你想像你剛到海邊,深呼吸…。來!每一個人深呯吸。
 
  T:我要你閉眼,想像那個「壓迫牆」的恐懼。(個案右手放在桌上)現在動一動右小指…,非完全開始…,而是剛要開始。好!放在右小指。(定錨設定)
 
  T:早上去那兒玩…?(轉移註意力)
 
  測試一下,那反應有回來沒?(按住黃媚右小指,她的壓迫牆感覺回來了。)有了!
 
  T:動一動無名指!(黃媚無名指動了幾下)
  想像大海,好像電影在你眼前。(黃媚已進去了)
 
  T:第三個是安全。想像身體安全、放鬆…,完全進入就動一動中指。
 
  T:食指!你未來某一個時候,如你在家中沙發有這個反應…。坐在那沙發,想像有安全放鬆的感覺。(定錨在食指。)
  食指:沙發上安全的感覺(地下室安全的感覺)
  中指:安全、鬆弛
  無名指:透明、海邊(呼吸暢通)
  小指:壓迫牆
  (依續按四次)小指→無名指,呼吸很舒服,享受→就到安全的中指→食指)
 
  T:在沒窗戶的小空間…,在狹窄的地方,也安全舒服…。你已好起來,感到安全鬆弛…。在不流通空氣處,地下室,又開始壓迫牆…。
  想像好起來,先感到安全、鬆弛。
  再想到那機器…,壓迫牆再一次…
  (做催眠)
 
  T:這是很大的禮物,你終身可用。(狄老師手執黃媚右手,置於空中,以瞭解她是否接受引導,然後1多次指引個案張眼,第一次是測試,之後的張眼,就成了帶入更深催眠的技法…。2催眠做abc,更深的催眠狀態。3給暗示牙科治療椅、電腦斷層檢查機器,這安全的狀態會自然回來。
 
  4th 1997.5.8(日)2pm
  1. 使你的眼睛周圍的肌肉放鬆,使你的眼周圍的神經放鬆。
 
  1. 呼氣→放鬆→送到腳趾。吸氣→吐氣→放鬆(重復三次)→自然呼吸,每次吐氣,你可以想像…,可以深深放鬆…
  
  1. 聽著我說話的聲音,冷氣機的聲音,也可以聽到另一個地方,機器的聲音…
 
  1. 你可以享受這房間的空氣,很乾凈、舒服…,呼吸的感覺… 
 
  1. 也可以感受到,身體在沙發上,很軟、舒服的感覺…
 
  1. 你記不記得剛進房間是什麼顏色?東西擺得怎樣?…→讓自己放鬆、舒服… 
 
  1. 聽著我的聲音,越來越小聲…,越來越慢…。每一個聲音,可以幫助你,進到一個更深沈狀態…
 
  1. 感覺自己的手在另一隻手上,衣服在身上,衣領碰觸脖子… 
 
  1. 你可以想到今天出門時,天空是什麼顏色…。外面空氣的感覺→涼爽、舒服→然後你可以讓自己很舒服…
 
  1. 輕輕拿著黃媚的手)手上來,墜落的時候,更深沈…
 
  1. 我從10數到1,放鬆…,很好…,深深地放鬆…
 
  1. (隱喻療法)
  做一個白日夢
  忘了自己存在…
  我的朋友一樣的壓力、苦…
  不管在什麼地點,什麼時候,總好像在等待,不好的事情發生…。
  有一天她去海邊
  我想你大概去過海灘…
  可記得…(pace/跟隨個案)
  你讓自己變成海邊的一部份…,
  你可以變成風,追逐著雲與海浪…
  你可也以變成聲音…,像海鳥的聲音,海浪起伏的聲音…
  加入它們,成為它們的一部份…
  你可以看到舒服…,聽到藍天…,感覺到海浪聲…
  你也可以看到海鷗的叫聲…,聽到安詳…,感覺到柔和的光芒…,聞到太陽的光芒…
  我的朋友,她會讓自己與海邊融為一體,自己消失…
  黃小姐,讓自己靜靜享受這種感覺…,它是那麼舒服…
  我的朋友,她回想起小時候,她去看雲…,有很多的變化…
  她看見恐懼的雲,像怪物一樣,然後變成蝴蝶…,飛走了…
  也看到了緊張,一開始的形狀有點可怕,後來就變成可愛的形狀…
  壓力的雲,厚厚重重的,比較深的顏色,後來變得越來越薄…,變成透明…,風一吹,就天清氣朗,散去十萬八千裡外…
  好舒服的風,這個感覺真好…
  我的朋友,黃小姐,她會重新回到出生,然後帶著這種舒服、安全、放鬆的感覺,再重新從出生經歷一次…
  一些比較大的壓力的情境,帶著這個感覺,一直跟著你,來到現在…。
  帶著舒服、安全,進入未來…
  當你有這份舒服的感覺時,我要你點頭。(黃媚緩緩點頭!)
  進到過去的歷史,去尋找一些比較舒服、安全的回憶…
  讓它變高、變亮、變大…
  在無意識里頭,一秒鐘的舒服,可以變成一小時,或著變成一天…,讓它們變成彩色的…
  而恐懼、後悔變成黑白的,變遠變大…,有點模糊不清…
  現在,我要你選擇,是選擇彩色的、有趣的、安全的、舒服的,或是選擇原來的不舒服?…
  當然你的無意識,會為你做一個最好的選擇…
  每個人都喜歡快樂,喜歡舒服。所以我想無意識,它會做一個舒服的選擇…
  當你的意識,還沒有開始忘記今天催眠的內容時,我要你的無意識一直去做,打開心中的一扇門,去迎接燦爛光明的未來…
  帶著愉快與舒服,天空與大地給你,所有你所需要的能量…
  你可以享受今天的整個過程…,也記得你來到海邊…,當你覺得舒服、安全時,你就可以張眼醒來。
 
  (黃媚張眼後,狄老師重與她閑話家常,以洗掉其意識心靈,對催眠過程的記憶。讓無意識心靈,經過隱喻洗禮後,自行運轉,引領著黃媚走向一個自在、無懼的未來…。)
 
 
註:1997年,初學催眠時,常利用平日下班或假日,去狄吉老師愛河邊的工作室,學習催眠。也因此,見證了一位尋求藥物之外治療的恐慌症個案,透過催眠治療,明顯改善的歷程。
 
                前後共四次催眠治療,每次1.52小時,最後一次還包括「隱喻療法」,這是狄老師特別為黃媚準備的…。
 

                 這已是二十幾年前往事,個人見證到催眠治療的強大與快速,故後來投入許多時日,學習催眠治療,並不斷練習。當然不是每位個案治療都成功,特別初學催眠期間,成功率實在不高,即使現在也不是100%成功。但每次治療時,總是盡心盡力,於人於己,也無憾了。
 

               初學催眠時,得狄老師允許,速記其催眠內容,故整個過程描述詳細,本章特寫來與大家分享。裡頭運用到不少催眠治療技法,有些看似無釐頭內容,讀者或許覺得不知所云,但在治療當下,治療師基於幫助個案,之所以那樣說那樣做,部份是隨機取用環境因子,協助個案進入;部份是刻意那樣說,搞混個案「意識心靈」,以拿掉「阻抗」,直接與個案「無意識心靈」對話。
 

                偉大的催眠治療大師米爾頓•艾力克森(Milton H. Erickson)說過:「無意識心靈才是真正的主人。」而「意識心靈」有太多固著想法,往往「阻抗」人們的有益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