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十四章 分家失和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十四章 分家失和 (2018.10.8)

       田僑掛號看孫仰的門診是2002年的事了,那時孫仰還在大醫院工作。田僑敦實壯碩,短髪微須,是一個六十幾歲,和善可親的敦厚長者。看孫仰前,已在同醫院某位精神科醫師處看診一段時間,診為憂鬱症,並規律服藥。這日回診,原看診醫師剛好請假,就隨意掛號,遇到了孫仰。
 
  孫仰看過之前的病歷記錄,抬頭看著眼前這位長相親切的男人,好奇詢問憂鬱發生的始末。
 
​       田僑說:「當年我爸爸在『耕者有其田』『三七五減租』的政策下,向政府申請放領數甲田地。因為耕種人手不足,就叫讀高中的我,放棄課業,返家協助耕種。」
 
​       孫仰問:「沒讀大學跟您的憂鬱有關嗎?」
 
​       田僑:「是有遺憾,但我不捨得父親過度工作,要還政府錢同時,同時又要供應我跟弟弟讀書與外地生活費,這樣父親負擔太沈重了。所以我自願停止學業,返家耕種,這點我無怨言。」
 
​       「是一個貼心的兒子!」孫仰心想,續問道:「後來為什麼會憂鬱呢??」
 
​       田僑停頓了些會兒,眼睛看似望向遠方,回憶般地娓娓道來:「我返家工作後,田裡人力已足夠。後來弟弟高中畢業,考上醫科,是家中的光彩,老爸讓弟弟繼續升學,我也支持。弟弟就這樣一路讀到大學畢業,服完二年兵役後,接著讀完醫學博士,一直花用家裡的錢。且弟弟長年外地讀書生活,很少到田裡幫忙農事…。」
 
​       孫仰傾聽著,時而點頭回應「嗯!」,鼓勵田僑繼續說下去。
 
  田僑續道:「我從高中畢業,放棄升學,協助父親耕種,才能持續十年付繳田租給國家,最後取得放領田地的所有權。而弟弟一直讀書到博士,對這個家未有絲毫付出,讀完博士後,在醫院工作或後來出來開業,未曾拿錢回家。而最後老爸分家產時,是我跟弟弟一人一半。我覺得不公平,向父親提出異議,而父親堅持如此,我只能接受,但內心總有怨懟。一方面覺得弟弟貪心,對家庭沒有分毫貢獻,卻分走一半家產,未有推辭。一方面怨父親不公,當初沒有我放棄學業,協助耕種,田地早就賣掉大半,那能順利繳付十年田租,取得土地所有權。孫醫師,我心中不平啊!像一個心結,糾絞在胸口。分家後,我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氣,導至睡不好,吃不下,無法工作,人也失去了精神氣力,才被家人帶來這兒看病吃藥,也有一兩年了…。」
 
  孫仰問道:「可以問一個比較隱私的問題嗎?如果不方便,不答也沒關系。」
 
​       田僑說:「孫醫師,沒關系!您盡管問。」
 
​       孫仰於是問道:「那分家時,您分到多少?」
 
​       田僑回應:「因為我們放領的農地,後來發展起來,並入高雄市區。父親分家那年,土地市值是十億,我分到一半。」
 
​       孫仰覺得眼前的人長相敦厚,果然是有福報的人,孫仰說:「您是很有福報的人哪!五億是不小的財富,如果不賭博,不亂投資,或亂花錢,兩三代人也吃不完了。」
 
​       田僑忍不住抱怨說:「可是弟弟什麼都沒有付出,讀到博士,一直花家裡的錢,賺錢也未曾拿回家,也是分到一半的家產。父親太偏心,太不公平了!」
 
  是啊!我相信田僑即使分到十億中的六億或七億,或許比較符合他的公平原則,也或許就不會怨父親不公而生出憂鬱。但因父親分產不公而憂鬱數年,值得嗎?孫仰對田僑說:「與其花時間來憂鬱,倒不如此花時間來做自己想做的事,讓自己開心。比如說環游世界、嘗盡人間美食,比如與家人朋友分享美好時光…」
 
​       田僑說:「孫醫師,您說的我都同意,但就是放不下這份委屈與憤怒!」
 
​       理論上來說,是當如此,但內心明白,卻做不到。這牽涉到子女競爭父母的愛,即使是六十幾歲的男人,也身陷其中,無法例外。為人父母,真的要注意對每一子女的愛。即使無法百分百公平,但也要盡力做到。
 
  孫仰相信讀完醫學博士的弟弟,沒有父親給的這五億家產,也一輩子衣食無缺。但分到一半家產時,就悶不吭聲,收納進懷。畢竟在錢的面前,會說:「我貢獻少,只分四億或三億就好。哥哥犧牲讀大學的機會,並對家業取得貢獻良多,讓哥哥多分一些!」這樣的兄弟大概很少吧!
 
​       若弟弟真這樣做,分家回去後,或許太太一個月不與他說一句話!父親的分家處理,影響了兩兄弟的日後情分。如果是您是父親,您會怎麼做呢?
 
  對於已分完家業的田僑,孫仰能做的只是同理,說道:「我想您在乎的,不是多分一億二億,您在乎的是父親不公與偏心弟弟,這點讓您覺得委屈!」
 
​       聽孫仰說到這里,田僑內心彷佛被觸動,眼眶有點泛紅,但很快恢復平靜,說道:「孫醫師你說得對!我不捨得父親田裡過度勞累,放棄升學,返家與他一起耕種工作,這點我無怨尤。弟弟一直拿取家中錢財,讀到醫學博士,身為哥哥,看家中出了個人才,我也與有榮焉!讓我耿耿於懷的是,父親為何如此不公,弟弟為何如此貪心!分產後,我們兄弟兩家幾乎不往來,父親一直到過世,也未對這件事做什麼後續處理,或對我說抱歉…。」
 
  孫仰說道:「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田先生,不管怎麼說,五億不是一筆小錢,父親把它給了您,也是他對您的愛!如果不賭不亂花,兩三代人都衣食無憂了。希望從今以後,您善待自己,不要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       是的,即令父親也是「別人」,人真的需要拿別人的「錯誤」,來折磨自己,讓自己痛苦很久嗎?人的一生難免遇到不公不義的事,難免會委屈、難過,但越早走出來越好,不是嗎?
 
  後來田僑時而回診拿藥,藥量越減越少,或許因為時間久了,慢慢淡忘分家的不快;或許慢慢想開,心情回復從前。
 
​       再後來孫仰很久沒在門診看到田僑,是好了未再回診服藥,還是田僑回到原先的醫師看診拿藥,不得而知。
 
​       孫仰的感觸:「父母偏愛某些孩子,古今常見,而對子女的影響,往往超過他們的想像。」田僑父親分產後,造成兄弟失和,兩個孩子終身不往來,父母若是知情,不免遺憾難過!
 
 
註:不患寡而患不均,然而執念讓我們受苦了。世界真如我們期待的方式運轉,又如何?分五億家產跟分七億,好像大不同,其實只是留給兒孫的錢,多寡不同而已,你也花不到(我指大部份不吃喝嫖賭的人!)。
 
​   
    但一輩子就這麼一個兄弟,曾經一起生活,一起長大,可以一起分享童年、青年、壯年、中年、老年回憶,就這麼一個兄弟而已。但從報紙、電視看到的新聞,對大多數人來說,錢是比兄弟情重要的!是得是失,懸乎一心。如事已不可改,何不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