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十三章 夫妻情深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十三章 夫妻情深 (2018.9.21)

       陳長安是位50歲中年男子,失眠一年多,最近從臺北搬來高雄,故從臺北的精神科診所,轉來小愛河旁的精神科診所繼續看診拿藥。
 
       陳長安身著暗色衣褲,進到診間坐下,人很安靜,被動說話。初診時,孫仰問:「請問有什麼問題?」這才知道一年半前,陳長安帶著他的妻子住院,接受腦瘤開刀,之後轉入加護病房。妻子住院第十四天,陳長安被緊急叫進加護病房,在他面前,不甚穩定的妻子吐血,隨後一陣急救,但妻子當天去世!
 
       妻子辭世匆促,他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從此,陳長安陷入低落情緒,妻子出殯後,更形嚴重,被兒女帶到臺北市精神科診所,開始看診服藥。
 
       一年多來,陳長安一直處於悲傷的狀態,即使服藥,但心情回不到原來的樣子,整個人行屍走肉似地過著每一天生活。後來陳長安心想,在臺北家中,處處是亡妻共同生活的回憶,賭物思情,總是開朗不起來,這才決定搬回高雄老家靜養。
 
       聞言孫仰推斷,陳長安符合抑鬱症診斷。鑒於親人突然過世,系乃重大心理創傷,綜觀其所有症狀,抑鬱症的診斷外,共病有「創傷後壓力疾患」。於是建議陳長安做「動眼減敏重整療法」(以下簡稱動眼治療),他也同意了。
 
  初次心療,孫仰問起夫妻倆的故事,與其妻亡故始末。陳長安回憶說:「我本家住高雄,22歲上臺北打拼,一開始做業務,每天帶著樣品,四處拜訪可能的買家。有一次拜訪臺北縣某商家,初次遇到我太太,那年她才20歲,是那間公司的會計。我很喜歡她,全意追求,她也接受我的邀約出遊,兩人好像很有緣,在一起的時光,說說談談,總是很快樂。到後來,彼此互有愛意,很快就走在一起。結婚後,我辭去業務工作,夫妻同在臺北某一個夜市賣衣服,二十多年來,倆人每天傍晚一起到夜市擺攤工作,清晨收攤,夫妻一起返家睡覺,相依相偎,工作生活,幾乎時刻在一起,誰也沒有離開過誰。有時近午睡醒,心血來潮,拜托鄰居照顧孩子,夫妻倆就相偕坐火車,一塊前去新竹,吃貢丸、米粉…。」
 
       陳長安描述夫妻相識相戀、相知、想惜往事,彷佛回到從前,人也進到「入神」狀態。
 
  陳長安續道:「睡覺時,已經習慣對方睡在身旁。夫妻恩愛,二十幾年來,幾乎沒有爭吵,感情很好…。沒想到她說走就走,從她走後,這一年半,我像個行屍走肉,整天有魂無體一樣過日子,食不知味,寢不安眠,總覺身邊少了一個人,空空蕩蕩的…。有幾次想不開,甚至想隨愛妻而去,但想到父母尚在,不忍心讓白髮人送黑髮人,這對老父老母太過殘忍。而且一對子女尚未嫁娶,如果未來親家知道兒女的父親是自殺身亡,怕會反對與我兒我女的婚姻…。」
 
       說到這裡,陳長安已是熱淚盈眶,擦完淚水,頓了一頓,續道:「這一年多來,我很辛苦地活著。對太太的記憶,一直停格在靈堂告別式那一天,彷佛我的魂也在那天跟她走了。孫醫師,這一年半來,我很難過也很自責…。」
 
  孫仰問:「自責什麼呢?」陳長安說道:「大約兩年前,她突然走路摔倒,一開始我以為不小心造成,但連續兩周,她摔倒了五、六次,我勸她看醫師,她一直說沒事。我直覺不對,停止夜市的工作,強帶她去醫院看診檢查。」
 
       孫仰肯定道:「你做得很好!」
 
       陳長安續言:「結果電腦斷層確診為腦瘤,醫師說最好開刀拿掉,不然腦瘤越長越大,就不只是走路跌到,將來有可能下半身癱瘓…。但開刀也有風險,要我們夫妻商量商量,如果要開的話,就簽訂同意書,院方會盡快安排開刀。」
 
       陳長安又說:「那時,我太太其實不想開刀,說她害怕開刀,說先拖一段時間,真得不行,再來動手術。但我堅定地說不行,認定治療要趁早,晚了的話,半身癱瘓更可怕。」
 
  陳長安停了一會兒,續道:「孫醫師,我們夫妻感情很好,她都聽我的。她怕開刀,但我因為我堅持要早點開,她也就聽我的話,收拾行李,跟著我去住院開刀了…。如果她不聽我的就好了…,如果她不聽我的就好了…。」說就這裡,陳長安已然哽咽,呢喃啜泣,久久不能自己。
 
       孫仰靜靜遞上面紙,同理說道:「看得出你們夫妻情深,你很想念她。」

       陳長安說:「謝謝你,孫醫師。和她結婚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福!」
 
       待到情緒平復後,陳長安續道:「她住院開刀,我也跟著住到醫院的家屬休息室。開刀後,她被送入加護病房,每天只有早晚兩次會客時間,各半小時。其餘時間,加護病房都不讓進,除非醫師護士臨時有事找家屬。我在家屬休息室睡了兩周,隨時等待醫師的召喚,每天早晚一定到床前探望她,跟她說幾句話。」
 
       陳長安停了一會兒,續道:「一直到住加護病房第十四天,那天突然醫師緊急呼叫我進加護病房,說她病情直轉急下,我趕緊跑去她床前,她彷佛迴光返照,張眼看著我,好像要跟我說什麼話,結果話沒說出來,吐了一大口血在被單上,整個床都染紅了,我趕緊上前抱著她,同時大聲呼救,醫師護士也很快過來處理,然後…,然後…,她就在我懷裡斷氣…。」說到這里,陳長安壓不住悲傷,放聲大哭。
 
  孫仰在旁靜靜陪伴,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死在你的懷里,你太太一定覺得沒有遺憾。」
 
       慢慢地陳長安平復了激動情緒,說道:「孫醫師,對不起!我好久沒這麼失態了。我一直忘不了,我太太在加護病房吐血的畫面。也常想,如果她不聽我的話,沒去開刀的話,或許會多活半年一年或更久,我也可以多陪陪她。」回憶往事,陳長安忍不住怪罪起自己。
 
       孫仰說:「陳先生你做了當時最好的決定,而且我相信你太太不曾怪你。有些腦瘤惡化的很快,如果沒早點開刀,晚期會很難處理,那時你更可能怪自己,沒強帶太太早點開刀。你很盡力,也處理得很好!只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誰也無法改變老天安排的命運。」孫仰試著安撫眼前這位痴情男人,放下自責與罪惡感。
 
       沒人知道明天要發生什麼,做當下最好的決定,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陳長安道:「孫醫師,謝謝你!只是我一直忘不了我太太吐血的畫面,整個床單都染紅了,而我什麼忙都幫不上。當時我很無助,只能呼救,請醫護人員幫忙…!」
 
       評估陳長安的喪妻事件,沒有心理準備的緩衝期,加上夫妻感情深厚,陳長安的悲慟是滿分十分,身體的不適以胸口悶塞為主。而且因為是他強帶愛妻住院手術,而開刀失敗導至愛妻亡故,因此有強烈罪惡感,負面認知是無助與愧疚。正面認知的選定,商量後設定為「我已經盡力了」,當然治療前,陳長安是完全不相信自己已經盡力。
 
  取得治療所需訊息,接著孫仰引領陳長安進入動眼治療的「減敏」步驟。陳長安覺得「靈堂告別式」夫妻陰陽兩隔這一幕,是最強烈悲慟畫面,其悲傷難過達到最高的十分,孫仰請陳長安從那一幕看進去,同時引領他做動眼治療。
 
       彷佛放映電影一樣,一路從靈堂告別式場景,陳長安看到的影像跳轉至加護病房,太太吐血那一幕…。再後來,影像自動轉到太太開刀住進加護病房,他住家屬休息室的日子,每天早晚兩次探視太太…。
 
       好像倒帶看電影一樣,畫面慢慢轉回夫妻夜市一起賣衣服…,影像再換到倆人近午睡醒,突然陳長安想去新竹吃貢丸、米粉,太太順從夫意,把年幼的兒女托寄鄰人,夫妻相隨,坐火車前往新竹的路上…。
 
  陳長安說:「我看到我太太用明亮的眼神看著我,充滿愛意,只要我說什麼,她都說好。我也疼惜她,從不勉強她做她不喜歡的事。孫醫師,你說得對,再重來一次,我也是要她早點開刀,不忍心看她一再的跌倒。在剛剛的畫面中,我知道她沒有責怪我,反倒怪我這一年沒把自己照顧好…。」
 
       聽到陳長安這樣說,孫仰覺得他的罪惡感已經減輕,正面認知「我已經盡力」正慢慢生起。續做減敏步驟,再強化其正面認知。
 
       最後,引導陳長安閉眼內視自己,做身體掃描,找出餘下的情緒困擾與身體不適。
 
       再回到減敏階段,以動眼手法清除身心不適,然後多次強化「我已盡力」的正向認知,並將此正向認知,與太太過世事件做連結。
 
  心療的尾聲,陳長安說道:「孫醫師,今天你對我做心理治療,好像把我這一年多停格的電影,慢慢倒帶,回到過去相知、相愛,相偕出遊的美好時光。謝謝你!今天我好像從一場定格的灰暗夢裡醒來。想起我太太,現在浮現眼前的,都是過去恩愛的快樂畫面,我想我知道以後要怎麼做了。」
 
  聽到陳長安這麼說,孫仰心裡也高興。
 
       願亡者安詳,生者無憾!
 
 
註:「憂鬱症」共病「創傷後壓力疾患」,吃抗鬱劑的效果比單純「憂鬱症」差。
 
       動眼減敏重整療法(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簡稱EMDR),是1987年由Francine Shapiro發表的新式心理治療法。其論文初發表時,受到心理學界質疑,甚至稱之偽科學。
 
       故夏皮羅博士開始全美國教學動眼減敏重整療法,許多心理專業人士學習後,開始以EMDR治療創傷後壓力疾患個案,並發表多篇論文,其中有肯定有否定。
 
       2002年以後,證明有效的肯定論文數量大增。目前已成心理治療界的顯學,與認知行為心理治療(CBT),並稱創傷後壓力疾患的兩大心理治療法。
 
       創傷後壓力疾患,主要以目睹死亡或傷害/親身經歷生死大難或嚴重傷害(Witness)、重復經歷(Reexperience)、過度警覺(Hyperarousal)、逃避相關回憶(Avoidance)為主要症狀,詳細可網路搜尋「創傷後壓力疾患」,或PT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