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十一章 小三的最痛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愛河夢 第十一章 小三的最痛(2018.8.28)

       齊春是位四十五歲的中年婦女,離婚幾年了,也沒想再婚,在台南市區有自己的房子,與就讀高中的兒子住一塊兒。齊春是位飯店經理,工作的飯店離台南得兩小時車程,考慮到每天往返費時,而飯店的工作,偶而需處理突發狀況,如住台南家中,有時得臨時開車前往飯店處理。
 
       自從兒子讀國中後,覺得兒子在課業與自我照顧明顯進步,也越來越懂事。兒子體諒媽媽工作辛苦,不捨得媽媽每日長途開車往返,只為了夜夜回來陪他,兒子擔心哪天媽媽工作疲勞,長途開車路上,有個閃神,出事了怎麼辦?
 
  幾次母子商量後,齊春決定工作後,就留宿飯店的員工宿舍,週一搭長途大巴回台南,母子團聚,週三大早再出發前往飯店工作。這樣子,也省掉養一輛轎車的開銷,多存一點錢,以備孩子將來讀大學、娶媳婦用。自此,齊春開始每週搭乘長途大巴,往返台南與工作地的生活。
 
  假日風景區游客多,飯店忙,所以齊春固定搭週一早上那班灰狗巴士回台南,假日過後,大巴上乘客少得可憐,有時候,只有乘客齊春和司機陳明兩人,兩個小時一路開到台南車站。
 
  搭大巴幾次後,兩人慢慢眼熟,有時就互相問個好,聊幾句,後來齊春乾脆就坐在司機旁邊,兩個人聊起天來。一來二去,就聊出感情。齊春是離婚了,有權追求自己的愛情。
 
       在風景區的五星級度假飯店工作,齊春遇到優秀男人的機會不少,但好男人來飯店住住就走,即令見面時,雙方眼睛為之一亮,也少有機緣進一步深交。偶而親友介紹相親,但因工作兩地奔波,齊春實在沒什麼時間去發展感情。
 
  反而每週一次的長途大巴搭乘,成了齊春感情蘊釀的溫床,等來齊春的第二春。後來齊春告訴孫仰,她說道:「我是個五星級飯店經理,也大學畢業,飯店的工作環境,高尚的男人見過不少。初見陳明時,老實說我是看不上眼的,他抽煙,有時隨地吐痰,整個人的穿著說話走路,都土裡土氣。」
 
  然而人與人之間的感覺會變,初見時,齊春覺得陳明俗不可耐,但多次車上長聊,不知不覺發生感情,不再認為陳明沒氣質,反而越看越順眼,越聊越覺陳明有男人魅力。有一回兩人聊著聊著,就相約出游,同遊途中,水到渠成開房辦事。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齊春就這樣開啟人生第二次的情愛之門。只是陳明一個五十歲的大巴司機,有兒有女,還有老婆!這一點,齊春深感愧疚,特別對陳明的老婆。
 
       所以齊春有時會主動放棄與陳明幽會,催促他回去陪老婆。這是齊春的心!偷人老公已是不對,但自己已深陷其中,無法自拔,這時連陳明俗氣的穿著、說話走路的樣子,都讓齊春回味再三。久不見面時,更深人靜的夜裡,讓齊春想起陳明,不禁躁動難眠。
 
  但明搶別人老公的事,齊春萬萬做不來的,故齊春常提點陳明善待老婆,甚至主動買東西,要陳明帶回去給他老婆…。
 
  陳明老婆好像不知情自家老公的婚外情,齊春心想,最好這樣,這段情能走多遠算多遠,最好沒有盡頭。她甘願屈居小三,做個隱形人,做個等待雨露的人,等待陳明在家庭生活與工作的空檔,分一點時間給她,一份微薄的情愛,雖然微薄,但偷來的愛情能得到,齊春也知足了。
 
  日子一天一天過,轉眼兒子讀高中了,在齊春的世界,除了兒子,陳明是最重要的人。倆人一週或兩週一次的幽會,是齊春心中的期待。本以為會這樣走完一生,誰知那一次回台南的午後,本來是兩人約好幽會的日子,但那早回台南的路上,陳明開車時說:「我老婆要我陪她買東西,下午就沒辦法陪你了。」
 
  事關陳明老婆的要求,齊春自然說道:「那你就去陪她,不要冷落她。」
 
  雖然身體上、心靈上,齊春也渴望陳明的陪伴,因彼此都工作,能湊一起的時間本就不多。但不能傷害陳明的老婆啊!一切以滿足陳明老婆的需求優先,這是齊春愛上不該愛的人,能夠做的。這樣子退讓,讓她覺得好一點,少一些愧疚感。
 
  期待的幽會,突然取消,齊春頓覺全身浮躁,胸口沈悶,家裡實在待不下去,心想去外頭散散心好了。
 
  夏日的午後,南臺灣的太陽火辣辣,走著走著,就走進百貨商場吹冷氣兼逛街來了。
 
  「咦!那不是陳明嗎?」進商場不久,齊春遠遠處瞄到陳明的身影,還牽著一個女人的手,有說有笑。齊春直覺反應就是避開。
 
       但陳明老婆的照片她看過,也曾看過陳明夫妻同去大賣場,挑買生鮮蔬果、日常用品…。陳明老婆微胖,對陳明大喇喇的,但不失為一個顧家的女人。可是這次陳明身旁的女人,不是他老婆,這點齊春可以肯定。
 
  「去看看怎麼回事!」這念頭閃過齊春的心頭,於是翻開手提袋,拿出帽子、口罩與墨鏡,保持一定距離跟著他們。
 
  齊春很快發現兩人牽手走路,很親膩說話的樣子,有時女的還幫陳明拉襯一下衣衫,陳明也會輕微碰觸到女人的身體,兩人散發出愉快的親密。
 
  「陳明不是說要陪老婆逛街嗎?這根本不是他老婆!難道是他另一個情人?!」這聲音在齊春的心中響起,內心五味雜陳,醋意滿滿,恨意頓時涌現。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齊春內心吶喊著,終究她壓住上前質問的沖動,轉身離去。回到家中,覺得心痛,哭了好久好久,情人他抱,自己該怎麼辦?
 
愛上別人的老公,非己所願,久久的等待,才得數小時的歡聚,但今天陳明又發展出小四,是齊春所不能忍受。她可以接受陳明回去陪老婆,卻無法忍受小四的存在。
 
  一定要問個清楚!對,一定要問個清楚!也許是我誤會了。
 
  齊春心中翻滾多時,忍不住打電話給陳明約見面。接到電話,陳明很呀異,因為齊春很少這樣來電。齊春略顯激動說:「有急事,得當面商量。」
 
  陳明找個藉口離開小四,來跟齊春見面。齊春抱著最後的希望詢問,她看到的不是真的。但陳明坦承小四的存在,已有半年多。陳明想要享齊人之福再加一女,齊春無語了。
 
       身為小三,已是委屈,但人有先來後到,陳明陪老婆,齊春一句怨言沒有,陳明去陪小四,齊春無法忍受。這次的見面,草草結束,連陳明的親密要求,齊春都拒絕了。
 
  這一晚,齊春心亂如麻,無心陪兒子,過去週一回到台南的晚上,要嗎齊春下廚烹煮兒子喜歡的菜餚,要嗎外食,餐廳裡母子邊吃邊聊,關心一下兒子的學校生活、課業、交友等。但這一晚,齊春讓兒子自己外出覓食。
 
  獨處房中,齊春了無胃口,整晚翻來復去回想這幾年與陳明的地下情,有甜密、有激情,更多的是等待。
 
       「要不要割捨這段情?」理智的聲音響起,但身心對陳明的迷戀,卻又下不了決心。齊春決定與陳明溝通看看,放棄小四,一切回到從前。
 
  隔一段時日後,兩人再次見面,理智上抗拒陳明的求歡,但肉體卻背叛了齊春。春風一度後,齊春提起放棄小四,重返從前,但陳明說道:「跟小四一起已半年,也有感情,不是說散就散。以後我盡量把時間安排好,不會虧待你的。」
 
  齊春實在無法接受,但與陳明一起三年了,叫她馬上割捨,她也做不到。就這樣左思右想,猶豫不決,心情煩躁,齊春的工作品質下降,睡眠變差,沒一個月,就消瘦下來。
 
       而婚外情一事,不便與親友商量。齊春思量:「做為小三,已經很委屈,如今又有小四,情何以堪!想放下,又怕渡不過分手的痛苦…。」
 
  下班後,回到員工宿舍,坐在電腦前,網路提問,胡亂瀏覽,有一天發現小愛河的精神科診所有心理咨商,心想去看看,至少情緒、失眠問題,先找醫師處理。至於這段情要不要放棄,也可以聽聽專業人士怎麼說。
 
  初次看診,齊春很坦白,除了希望孫仰幫忙處理情緒與失眠,也直接談及內心的矛盾。孫仰說:「謝謝你信任我,我很樂意協助你。不過你的人生,你的決定。我想知道,你的決定是什麼?」
 
  齊春說:「其實一開始我覺得他俗不可耐,到後來愛到不可自拔,當了小三幾年,連我也不明白我自己。我能做的就是不去傷害他老婆,但要我接受他有小四,我沒辦法。最近,我反覆問自己要繼續這樣下去嗎?理智上我是不要的,因為身為小三,本就有愧。現在加上小四,那我擺哪裡?我實不想這樣下去!但我又怕,分手後會後悔,放不下對他的依戀…,我很矛盾,孫醫師,你可以幫忙我嗎?」
 
  孫仰說:「有一個選擇,如果你不再愛陳明,那跟他分手,就不會痛苦了。」
 
  「孫醫師,這道理我明白,但如果情愛可以說不愛就不愛,我就不會那麼痛苦了!」齊春不解,微帶抱怨地回應。
 
  孫仰緩緩續道:「有一種治療叫『斷情絲療法』,一般不輕易做的,除非明確知道這份情緣不可能回頭,才會考慮做這種治療。
 
       比如說男女朋友數年,男方與新女友去美國結婚,並在美國工作定居下來,而女方失去初戀男友,痛苦難當,找我幫忙,在明白其前男友已去美結婚工作,不回台灣了,這樣的個案,就會考慮做『斷情絲治療』。」
 
  孫仰又說:「身為小三,影響到無辜的第三者,情份上,你很節制,盡量不去打擾他老婆的生活。但你終究心有牽掛。小四的出現,給你一個分手的機緣。請你回去想清楚,是否要斷了這份情?當你下定決心,我倒是可以幫忙的。」
 
  齊春好奇問說:「怎麼斷情絲呢?」
 
  孫仰說:「舉例說明,你來我這兒,我當你的面,磨咖啡豆、倒礦泉水煮咖啡,煮好了,倒入咖啡杯請你喝,你喝嗎?」
 
  齊春說:「我喝。」
 
  孫仰續道:「當你拿起杯子要喝的時候,我說等一下!拿回你手中那杯咖啡,當你的面前,在咖啡裡頭吐一口水,拿湯匙攪拌,然後再把咖啡杯遞給你,請你喝,你喝不喝?」
 
  「不喝!」
 
  「吐了口水的咖啡,有毒嗎?」
 
  「沒毒,但很噁心!」
 
  「從此以後,你就不喝咖啡嗎?」
 
  「其他的咖啡我喝,就是你當面吐口水這杯不喝。」
 
  「對!如果在催眠治療中,我對這男人吐一口水,這只是比喻。你對他的感覺就會改變,正如你不想喝這杯咖啡一樣。但對其他有緣男子,你還是可以有感覺的!」齊春若有所悟的離去。
 
  臨行時,孫仰提醒道:「當你下定決心要分手時,再回來找我幫忙。」
 
       斷情絲治療成功率約六成,無法個個成功,影響因素有許多:一是個案的決心,二是個案的想像力與配合度,三是治療師的功力,四其他因素。不過對失戀的人,或為情所苦的人,這確實是縮短痛苦的一種選擇。
 
  齊春後來選擇斷情絲治療,之後再回診已是秋天,她說:「治療後,情況還好,痛苦多少有些,主要是寂寞,渴望有個人做伴,但可以忍受。再見陳明時,好像又回到初相逢時,覺得他俗不可耐。現在我甚至會懷疑自己怎麼會愛上他,是不是吃了他下的迷情藥…,現在對他沒感覺了。」
 
  齊春說:「這段孽緣像一場不可思議的愛河夢,如今夢醒了。」
 
  走出診間,公園的樹葉變黃了,北風吹起,吹動衣裳,正是天涼好個秋。
 
 
註:自古以來,因情愛受苦的人何其多。如果對方變心,事不可挽回,或所愛之人過世,無法改變老天的安排,放下是最好的選擇,但說得容易做來難。

       新時代,心理治療已經發展到可以幫助失戀的人,快速放下那份情愛的執念。一旦不再愛他,自不會因失去所愛而痛苦。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支花!

       如果您身旁的人,有人仍為情愛所苦,「斷情絲」或許是一個選項。但醫者得注意,莫胡亂斷了別人的姻緣路。比如夫妻嘔氣小吵,就做斷情絲療法,此有違醫德。每一個案進入治療前,皆宜審慎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