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 第十章 車禍目擊者的恐懼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十章 車禍目擊者的恐懼 (2018.8.27)

       李霞是一位善良的婦人,曾因睡眠的問題看過孫仰的門診,建立不錯的醫病關係。有一天她突然來到醫院門診區,急著要找孫仰,透過護士聯絡,孫仰來到門診區,看見李霞全身發抖,連講話聲音也是顫抖的,她說:「孫醫師,我已經三天沒睡了,我好怕哦!」看她情況緊急,孫仰立即帶她進到會談室坐下,一邊安撫她一邊問說:「發生什麼事了?」
 
       李霞邊顫抖邊說道:「三天前,我騎摩托車去買菜,回家的路上停紅燈,亮綠燈時,我們一群停紅燈的摩托車,立刻加油往前衝。誰知對面停紅燈的轎車,一變換綠燈,也加油前衝而且左轉彎,車速非常快。」李霞邊回憶邊說:「以前亮綠燈時,我都是反應最快,沖最快那個。那天我身旁的騎士反應比我快,綠燈一亮,她沖第一,我沖第二,緊跟她的後面,但對面的轎車前行左轉的速度更快,才一轉眼,就從左前方衝撞過來!在我前面不到一米處,突然”碰”一聲大響,緊急剎車聲響起,轎車撞倒我前方的摩托車,然後血濺一地,白色腦漿也漰灑出來,而我距離第一個騎士那麼近,如果我再衝快一點,天哪!躺在那裡可能就是我了…。」
 
       講到這里,李霞彷佛回到車禍現場,抖動得更加劇烈,孫仰安撫她,讓她明白現在她是安全的。李霞續道:「那天我回家後,整晚睡不著,一直想著如果我再騎快一點,我也是腦漿漰裂、血灑一地了!車禍現場的影像,怎麼都忘不掉,我就這樣抖了三天,今天出門來醫院找你,也要繞開車禍現場的十字路口,不敢從那兒經過!好可怕啊…。」
 
       孫仰判斷李霞得了「急性創傷疾患」,請人代理手頭的工作,徑自為李霞做「動眼減敏重整療法」。治療中,帶領李霞回到車禍發生現場,詳問鎖入視覺、聽覺以及身體感覺的記憶,再詢問其情緒困擾,主要是恐懼,擔心生命不保,甚至可能喪生,這個恐懼的感受與認知也鎖入李霞的記憶中。
 
       動眼減敏重整療法,是那兒跌倒那兒站起來,而且有它的治療八步驟。此外有些個案的情況,不適合使用動眼治療,因可能會惡化病情,這是治療者選擇治療方法時,需考慮的。但李霞的狀況是適合動眼治療!
 
       治療中,鎖入李霞記憶的車禍畫面、撞擊聲慢慢由清晰變模糊,後來甚至得費力氣才想像得出。恐懼的情緒,與擔心生命不保的負面認知,也轉成平靜,「我是安全的」的正向認知,顫抖與提到嗓眼的壓迫感釋放掉。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治療,李霞終於把鎖入視覺、聽覺、感覺、情緒與認知的負向記憶,不再牢牢抓住(雖然她也不想,但控制不住!)解除負面記憶後,孫仰將原本討論好的正向認知,連結到李霞的記憶中。這過程必須是負向事件的畫面、聲音、感受等記憶先鬆動,並完全釋出,正向認知的灌入才會成功,並把它跟原始事件做強連結。
 
       治療完畢後,李霞懸在心上的那份恐懼終於放下,她覺得身心平靜,馬上說:「我覺得很累很想睡。」是誰連續三天沒睡,都會如此!孫仰請她家人開車送她回去,讓她好好睡一覺,並約定一週後回診。
 
       一週後,李霞回到診間來,很高興地告訴孫仰:「孫醫師,那天回去,我整整睡了一天,中間除了我老公叫我起來喝水、吃東西,以及上廁所外,就一直睡。醒來後,感覺就不一樣了,覺得幾天前的車禍,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知道有這麼一件事發生過,但印象模糊多了。而且我還偷偷地騎車回到車禍發生的十字路口,也可以平常心經過,不像一開始那三天,都得避開!我好了很多,謝謝您!」
 
       孫仰:「你很善良,所以老天爺也疼惜你,助你逃過一劫,而且我們進行動眼治療,進展也很快。日後多行善事,就是了。祝福你!」李霞說:「我會的。孫醫師,謝謝你!」
 
註:心靈創傷造成的身心沖擊,越早介入治療,療效越顯著。因時間一旦拉長,受傷的心靈,讓人變得比較脆弱,處理人生不順的能力下降,更容易二次受傷。待到日久,累積多次大小心靈挫敗後,再要來治療原始創傷時,常需先處理後續的「心靈染塵」,最後才能處理到核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