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九章 原諒的功課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九章 原諒的功課 (2018.7.31)

       年近五十歲的王桃從外縣市來港都小愛河找孫仰做催眠治療,在瞭解她的故事後,孫仰知道她的問題不是藥物可以幫忙的,就請助理為她排定催眠治療日期。是日她準時赴約!
 
       王桃的苦起因於兒子。
 
       目前就讀高二的兒子沈迷於網路遊戲,做為母親的她,看到兒子沈淪,內心焦急,三番兩次提醒兒子:「正值青春年華,體力好記憶力佳,好好用心學習,不論將來考大學,或學習一技之長都好。莫要花費太多時間在網路玩樂,既傷眼力,又佔用學習時間…。」
 
       王桃的關心,或許不對孩子的味,過多的提醒,引發了母子衝突,爭吵中兒子破口大罵三字經,王桃聞言心痛。回想起從懷孕到孩子出生以來,做為母親的自己,對兒子日夜關愛,無微不至地照顧,怕他跌倒,怕他受風寒,怕他學習輸在起跑點…。往日點點滴滴的愛,換來今日兒子的辱罵,不禁想起三十年前的往事…。
 
       那年王桃十八歲,正值青春年華,逛街、看電影,每個星期假日,正是一群同齡姊妹淘享受人生的歡樂時光。後來因為父親眼疾變故,慢慢視力退化,近乎半盲,每每假日父親前往漁塭工作,總叫喚王桃同行,補魚時做為他的雙眼,好順利完成工作。
 
       雖然王桃父親近乎半盲,做為一個男子漢的責任感,依舊堅強地擔起全家生計。但這樣一來,王桃得在假日陪父親工作,每每聽聞同齡好友,或約會、或逛街、或看電影、或出外遠遊…,王桃內心嚮往,卻不能行,由是對父親的不滿日益加深。有天兩人在魚塭工作,父女因細故爭執,王桃當場大罵父親:「你這個青瞑!」(即你這個瞎子!)
 
       父親聽到王桃高聲罵他瞎子,臉色鐵青,久久不發一語。但從那次以後,假日裡,父親不再找王桃一起去魚塭工作。王桃既意外又高興,終於擺脫了假日工作束縛,彷彿是擺脫籠子的雀鳥,再次自由翱翔,盡情地享受青春年華。
 
  後來王桃結婚生子,多年來,相夫教子,生活回歸平淡,倒也喜樂。一直到數月前,屢因兒子沈迷網路遊戲,說教無效,母子衝突,被兒子大罵三字經。痛心疾首的同時,回想起十八歲那年,自己在父親面前,指罵半盲的父親瞎子。
 
       說到此處,王桃已經淚水滿眶,言語哽咽。回想起當年父親的堅強,做為一個男人的驕傲,不肯淪為手心朝上,被人施捨照顧的命運。拼命地工作,撐起一個家,即令雙眼處於半盲,但工作不懈。待到被女兒大罵「青瞑!」叫這個父親情何以堪!
 
  孫仰問:「之前你曾經向父親道歉?」王桃說:「沒有!」孫仰再問:「那現在你想向父親道歉嗎?」王桃忍不住哭將起來,說道:「我很想向他說對不起,但在幾年前,他已經過世了…。這就是我痛苦的地方,我很想求取我爸爸的諒解,但這一生,已經不可能…。」行言到此,王桃再次哽咽,說話也斷斷續續。
 
       待到情緒較穩定時,王桃續言:「特別被兒子罵三字經後,那一晚,我徹夜難眠。最近半夜醒來,我常常無法再睡,往事歷歷在目,想起當年我狠心罵我父親,內心既後悔又難過,這是報應啊!孫醫師,請你幫我解開這心結,不然我會難過一輩子啊!」
 
  在催眠中,孫仰引領王桃回到十八歲那年,在魚塭處,她破口大罵父親青瞑的那一幕。王桃很快就進入情境,因為那畫面太清晰了。
 
       孫仰問她:「你罵完父親後,他有什麼反應?」
 
       王桃說:「他臉色鐵青,久久不說一句話。」
 
       孫仰提醒道:「你不是有話要對你父親說嗎?」
 
       王桃有點退縮,訥訥回應道:「我說不出來。」
 
       孫仰說:「把握機會。去!把你的心裡話對父親說出來。」
 
       此時王桃閉眼坐在椅上,隨著孫仰的引導,想像中走向父親,輕聲說道:「阿爸,失禮!是我不好,我不該這樣罵您,請您原諒我!」之後一片沈寂。
 
       好一陣子,孫仰問:「你爸爸有什麼反應?」
 
       王桃說:「我爸爸沈默好一會兒,然後臉色由鐵青轉平靜,態度溫和地對我說:『傻囝仔,阿爸早就原諒你了!』」至此,王桃再度放聲哭泣,淚水縱橫,不停滴到潔白的洋裝上,孫仰一旁陪伴,默默地遞上面紙。
 
       在催眠中,王桃向阿爸道歉也道謝,然後孫仰引領她告別父親,張眼回到治療室來。她說:「孫醫師,這段時間一直擱在我胸口的石頭,今天終於放下。謝謝你!我現在覺得輕鬆許多,內心很平靜。」帶著被寬恕的喜悅,王桃身態輕盈地離開治療室。
 
  原來生命的核心渴望,除了愛、除了快樂,還有原諒。帶著祝福的心,送走了王桃,願她放下對父親的牽掛,願她可以與兒子和平溝通。
 
 
註:人的一生,難免犯錯。過往或有意或無心,講錯話,做錯事,若因己錯而傷害他人,事後明瞭,不免自責,耿耿掛心。這時或許會啟動「補過求恕」之旅,如本文的王桃。
       王桃的父親,誠如文中所述,對子女無限的愛,沒有不原諒的。但如傷害的是外人呢?有時對方只是在等你一句「對不起!我錯了。」但有時不是一句對不起可以圓滿的,這時孫仰會與個案討論:「想一想,你拿什麼來換取原諒?」
       引導個案設身處地,感受對方的傷痛,而這時個案要講什麼、做什麼,才可能觸動對方的心?讓對方發自內心放下與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