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八章 我要與他共度一生嗎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八章 我要與他共度一生嗎 (2018.7.31)

       李云是第二年的住院醫師,男友是同班同學,大學時期主動追求她,兩人感情很好,自己也願意托付終身給這位男人。
 
​       然而兩人交往確立後,男友帶她見未來公婆,李云總覺得未來婆婆對她似有一種說不清的敵意,但在男友面前,未來婆婆又表現出異常友善的態度。李云覺得或許婆媳不和的故事聽太多了,自己敏感吧!
 
​       畢業後,男友去服兩年義務兵役時,李云開始在大醫院接受住院醫師訓綀,兩地相隔,自是聚少離多,但兩人電話聯繫不斷,感情仍維持得很好。
 
​       住院醫師的生活,很是忙碌,李云自己把生活與工作,都安排得很充實。因為男友緣故,李云時不時會到未來婆家走動,拉近與未來公婆關係。
 
​       她很愛男友,男友對她也很好,數次提及來年春天先訂婚,退伍後,就結婚。雙方父母都同意,李云對這樁婚姻很是憧憬。但慢慢地李云發現男友當兵後,男友媽媽對待她的方式和態度,讓她猶豫了。幾番考量後,她透過網路搜尋,找到小愛河的這間診所。
 
  孫仰看完李云的基本資料後,問道:「從那麼遠的地方來找我,主要是什麼問題?」
 
​       李云說:「孫醫師,我不知道我要不要這段婚姻?要不要與他共度一生?」
 
​       孫仰問:「怎麼了?」
 
​       李云說:「我知道我未來的公公婆婆感情不好,未來的婆婆把所有的感情,都傾注在我男友身上。我的男友,也知道母親沒有得到父親完整的愛,對媽媽有一份疼惜之心。母子感情特別好。」
 
​       孫仰問:「這對你和男友的關係,有什麼影響?」
 
​       李云猶豫再三,終於說出:「我覺得她媽媽對我男友像戀人一樣,有時我都覺得自己好像是介入的第三者。那種感覺很怪異,最近我忍不住問自己,是不是該放棄這段感情?因為一旦結婚,他的媽媽很可能介入我們的生活!」
 
​       孫仰說:「你的人生,得自己決定。我只能說,擇汝所愛,愛汝所擇。沒有一百分的路!」是的,人生每一次的選擇,都是好壞參雜,很難滿分。每一個選擇,都有它的優點與缺點。一旦做出選擇,請你儘情享用優點,也請你承擔該選擇可能伴隨而來的苦。
 
​       是的,人生是不停地選擇與承擔,請評估每條路的好與壞,或列出正負分數,有些項目,可以加權計分,乘以三,或乘以十,自己決定。把每個選擇的總分加起來,或許就有個粗略的參考指標。
 
​       除了理智的考量,另一要緊的考量是「身體的感覺」,那是屬於無意識心靈的世界,但它更值得參考。
 
  由於門診時間有限,無法多談,李云很想在催眠中,看看她與男友、男友媽媽的過去世關係,孫仰也覺得這個前世催眠對她可能有幫助,於是排定催眠治療時段。
 
  催眠治療前,孫仰問了他們三人間的一些事。李云說:「我覺得在我男友面前,他媽媽都假裝對我很好,但我男友不在的時候,她對我的態度就不一樣了。」
 
​       孫仰問:「怎樣不一樣?」
 
​       李云說:「比如男友的媽媽會叫我幫她買手機,拿到手機後,也不提付錢的事。有一次,叫我幫她買往返上海的機票,給她機票時,隻字不提錢的事,我也不好意思向她要錢,但那種感覺不好。跟我要就跟我要,請我幫忙就請我幫忙。」
 
​       李云又說:「有一次我提到明年春天訂婚,要準備什麼什麼…,男友的媽媽就不高興地說,訂婚的事何必急在一時。後來當兵的男友放假回來,向他媽媽提訂婚的事,她又馬上說好好好…。」
 
​       李云說:「孫醫師,我擔心男友的媽媽,會成為我與他之間的阻隔?我到底要不要與他共度一生呢?如果只有我與他,我相信我們會幸福的,但加上他媽媽,我很擔心…。」
 
​       孫仰問:「與男友的愛,你打幾分?」
 
​       「至少90分。」
 
​       孫仰再問:「婆婆的介入,會有多少負分?」
 
​       「大概負30分!」
 
​       孫仰說:「有及格,還不錯。」
 
  經過一番催眠準備,孫仰引領李云進入與男友、男友媽媽有關的前世。影像由朦朧到清晰,李云說:「我看到我被關在一間小閣樓,我的先生出遠門經商,我婆婆把我關在這裡很多年,我抑鬱而終。」
 
​       孫仰問:「這是什麼年代?」
 
​       「明代!」
 
​       「你們的關係?」
 
​       李云說:「男友是我的先生,男友媽媽是這一世的婆婆。」
 
​       孫仰再導引她前往更久遠的年代,李云說:「我是小老婆,男友是我的老公,男友媽媽是大老婆…。這是唐朝!…」
 
​       再領著她到更早的前世,李云說:「這是漢朝,我與男友是夫妻,男友的媽媽是鄰家女孩,喜歡我先生,常藉故來我家找我先生聊天…。」
 
​       孫仰帶領李云離開催眠,她主動開口說:「孫醫師,看到那麼多前世,現在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       「哦!你知道該怎麼做了,那麼我們來看看未來,好嗎?」
 
​       在李云同意下,孫仰引領她看到一年後、三年後、十年後、二十年、三十年後的未來,甚至死亡到來那一天。
 
​       李云說:「我先走,到北歐轉世,我的先生慢了幾年走,也轉世到北歐。這一世,男友的媽媽沒跟過來,只有我們兩個,我們相識相戀,生活在一起,日子過得很平靜、愜意…。」
 
  經過這次的前世催眠,李云若有所悟地離開,孫仰也誠心祝福她。
 
  人生是這樣,沒辦法事事如意,只求到老無憾,臨終時,可以心無罣礙,含笑離去。
 
 
註:個案常在催眠治療事後,問孫仰這些前世記憶是不是真的?孫仰總告訴他們,是不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催眠進入前世時,那一世的經歷,你學到什麼?
​     
前世是公主、是乞丐又如何,也不能帶回這世,唯有了悟的智慧才能帶回這一世!讓這一世過著更幸福、平靜、無憾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