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七章 夢魘三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七章 夢魘三 (2018.7.31)

       對於惡夢,特別是被相同夢魘困擾的個案,有過治療成功經驗後,孫仰對這類個案特別感興趣。這些個案找上孫仰前,有的已經尋訪不少名醫,或吃了不少藥,但效果不盡人意,透過口耳相傳或網路搜尋,才找上門的。
 
       王復,38歲男子。經常在睡夢中,大喊大叫驚醒過來,醒來時,人彷彿被追逐到精疲力竭,全身脫力。老婆經常聽到王復半夜的驚恐嘶喊聲,很是不忍,王復也試了不少方法,卻一直無法揮除這夢魘。
 
       藉由網路搜尋找到孫仰,懷抱一份希望前來求治。既然知道藥物已試過多種,且效果有限,孫仰就直接安排催眠治療日期。
 
  王復連自己的夢魘內容,都不怎麼清楚,他說:「只知道夢中自己一直在奔跑逃命,後面好像有可怕的人或怪物在追。如果我不傾全力往前跑,就會有危險!」
 
       夢中一路狂奔,幾乎是王復每夜的功課,醒轉過來,常常是肌肉緊繃、冷汗直冒,越睡越累。全無一般人,睡醒後,神清氣爽的模樣。
 
       這樣的惡夢,已經很多年了。
 
  當孫仰引領王復進入他記憶中的夢境時,由於王復「心眼」沒全然打開,很多時候,他看不到,只能感覺到當時的情境,所以治療速度相對慢很多。但是從他對周遭環境的探索,然後描述所處情境,也慢慢拼湊出他的故事。
 
       原來他是古時候的一位捕快,一次機緣巧合,意外發現某位大官的穩私,事關該大官與某女私通事宜。因被王復撞見,大官欲殺人滅口,故派高手追殺他,捕快憑著對危險的敏銳直覺,一次又一次及時躲過追殺。
 
       催眠中,他描述了許多被追殺情節與躲藏逃匿的過程。因夢魘尚未完全清除,第一次治療後,約定二週後,續做治療。
 
  第二次催眠治療時,個案提及上次治療後,第一週夜眠惡化,但第二週起,就明顯改善。追殺他的高手不見了,變成另一怪物在追殺他。
 
       所以,第二次治療,我們進到怪物追殺的夢裡,把過去夢中記得的片斷,整個感受清楚。然後孫仰與王復討論,如何自我保護,並在夢魘中,怎樣找到一條安全的出路。
 
  後來再回門診追蹤,王復與太太異口同聲說:「催眠治療回去的第一週都特別辛苦,但之後被追殺的惡夢,就不再發生,現在已經沒有高手或怪物在追殺他,睡眠品質改善很多。」
 
       王復很滿意這樣的治療效果。如今距離第二次治療,已過數年,願他夜夜好眠,平靜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