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六章 夢魘二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六章 夢魘二 (2018.7.31)

       錢小玉是個活潑的姑娘,來找孫仰那年,她才28歲,卻已有相愛十年的男友,但在前一年分手。求助的原因是夢魘不斷,夢中被前男友媽媽言語、肢體暴力對待,嚇得她寢不安寧,無法專心工作。惡夢出現頻率一週約兩三次,吃助眠藥雖然睡得較長,但無法改變夢魘的出現。
 
       孫仰參考其用藥史,略調整藥物劑量外,認為娇弱的钱小玉,數次被前男友媽媽欺壓,一直沒走出這個坎,心靈創傷未癒,夜裡惡夢都是被前男友媽媽霸凌埸景,或許心理治療可以幫助她快速走出這個坎。
 
       孫仰安排她做兩次心理治療,她也頗為期待。第一次心理治療,孫仰讓錢小玉抽離夢中情境,從遠處以一個第三者角度,來看自己的夢境,並從中感悟,看能不能走出夢魘困擾,前後花了一個半小時。
 
       兩週後,錢小玉回報好了三成。孫仰覺得雖有進展,但慢了點,於是第二次治療,改採催眠治療。首先,請錢小玉詳細描述夢境內容,隨即請她閉眼,在其講述夢魘情境,適時引導錢小玉進到夢中埸景。這次不是從遠處觀看自己的夢,而是身歷其境,進入夢魘中。這樣子引領,讓錢小玉的害怕情緒,很快就浮現出來!
 
       因此次治療目的不是「撫平恐懼」,上次治療已經做過了,但效果只有三成!這次的治療目的是,「反轉」恐懼情緒為「敢於面對」、「不怕面對」,也就是日後,即使相同的夢境出現,錢小玉不再是害怕、求繞的主,變成異常勇敢,不再害怕前男友媽媽。
 
       夢境是虛的,害怕與勇敢也是虛的,看不到摸不到的,真真假假,俱在一念間。
 
  錢小玉閉眼說起夢境,她說:「前男友的媽媽帶著三、四名臉色不善的中年婦人,來到我面前,一見面就高聲叱責我,邊罵邊撲上去抓我的手、我的頭髮,然後他媽媽就直接上前,打了我好幾巴掌…。」說到這兒,錢小玉害怕異常,整個人彷彿正被呼巴掌,只想求繞。
 
       孫仰問:「後來怎麼啦?」
 
       錢小玉說:「她們抓住我,讓他媽媽打了我好幾巴掌後,她們還把我壓制在地上,繼續打我,直到我趴地不起,一直哭著求饒…。」
 
       孫仰問:「這只是夢境嗎?還是真實發生過的事?」
 
       錢小玉說:「是真實發生過的事。他媽媽很凶!」
 
       孫仰又問:「這事發生後,你怎麼處理?當時你男友怎麼回應?」
 
       錢小玉說:「我被他媽媽帶一群人揍打後,既害怕又受傷。告訴我的前男友後,他說他媽媽脾氣比較差,有時會有出格的言行,請我原諒他媽媽,他是愛我的。後來他帶我去另一個親戚家住,再三保證以後一定會娶我…。當時我很愛他,也沒追究他媽媽對我的打罵暴行。還繼續待在他家,幫忙做生意好幾年,都沒領薪水,只偶而男友給我一點零用錢。」
  
       誰知道,去年其前男友結婚了,但新娘不是錢小玉,而且前男友婚後不久,就帶著新婚妻子前往廣東工作。錢小玉愛情夢碎,於是離開前男友家的生意場,兩人正式分手。
 
       然而前男友媽媽帶人打她的情景,卻反覆出現錢小玉的夢中,讓她經常嚇到手軟腳軟,無力還手,只能哭泣哀求:「對不起!繞了我。對不起,繞了我…。」半夜驚醒,常是一身冷汗,胸口撲通亂跳。
 
       經孫仰引導,錢小玉先是進入被欺凌的夢境中,自己一無反抗能力,只有哭泣、害怕和不停求饒。這時,孫仰引導錢小玉改變夢境內容,彷彿是一位導演,可以左右劇情發展,導出一齣滿意的電影。
 
       一開始錢小玉忍不住抗拒,覺得不可能,自己不行,因為對前男友媽媽的恐懼,已進到骨髓裡,沒勇氣對抗,也沒信心會成功。
 
       經孫仰鼓勵,暗示明示後,錢小玉越做越順,真的自己當起夢境的導演,轉換夢境內容。她這個演員,也演得很順手,像真的一樣。
 
       重新「導演」原本的夢魘後,再讓錢小玉講述夢境,她說:「我看到自己站在原地沒事,他媽媽與那群婦人,像鬥敗的公雞,快步逃離現場…。」
 
  兩週後,錢小玉回診說道:「他媽媽帶人打我的惡夢,沒再出現!」而且自信滿滿地說:「現在即使夢中他們再來,我也不怕,因為我知道該怎麼對付他們!」
 
       聽聞錢小玉的自信言語,孫仰知道錢小玉已經從夢魘中解脫了。
 
       恭喜她!願她天天自在,夜夜好眠。

 
 
註: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曾經過不去的坎,久未能跨過,反成夢魘困擾當事人,透過心理治療,處理創傷情結,惡夢隨之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