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五章 夢魘一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五章 夢魘一 (2018.7.30)

       失眠常常是病人來身心科診所求助的主因,但如果問進去,有時會聽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故事。
 
  溫仁失眠多年,2010年求治於孫仰時,已經四十歲。之前路過這間小愛河旁的身心科診所多次,覺得蠻溫馨的,第一次動了求醫的念頭,但仍猶豫再三。
 
  有一天,終於鼓起勇氣,進到診所掛號求治。走入診間初見孫仰,覺得這醫師眼神溫和,面帶慈善,說話腔調帶點童稚的聲音,這讓溫仁感受到一種久違的親切感。
 
  當孫仰問他什麼問題來看診時,溫仁說:「長久以來的失眠,讓我困擾不已。」
 
  孫仰問道:「什麼時候開始失眠?」
 
  溫仁回應:「從有記憶以來。」
 
  孫仰過去曾有病人說小學畢業之前的事,長大後都記不得了,於是試著問:「是國中以後,就開始失眠?」
 
  溫仁說:「不是!更早。」
 
  「難不成是個童年被家暴,或在校被霸凌的個案?或其他心靈創傷引發的失眠嗎?」孫仰忍不住這樣想,接著再問:「是小學三四年級開始失眠?」
 
  溫仁說:「更早!」說到這兒,他不再讓醫師猜了,逕自講述開來:「從我有記憶以來,大概一兩歲開始,就失眠了!」
 
  聽到這兒,孫仰也嚇了一跳,一個瓜娃兒就開始失眠,這很少見的,於是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
 
  溫仁說:「孫醫師,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常常做惡夢,一個晚上都要死好幾次,嚇到一看到床就害怕,不敢放心睡去。」
 
  孫仰好奇問:「怎樣的惡夢?」
 
  溫仁說:「我常夢到自己從山上,被推下來摔死。不然就夢到自己被炸彈炸死。這些夢跟著我將近四十年,夜夜如此,從沒停止過!以前我曾經吃安眠藥、喝酒來讓自己睡沈一點,看能不能不做夢,但惡夢一直跟著我。」溫仁強調說:「每天夜裡,都得一次又一次恐怖地死去…。孫醫師,您可以幫我做催眠嗎?」
 
  這樣的個案太特別了,既然知道過去服藥效果不好,於是孫仰直接與他約診下次一個半小時的催眠治療時段。
 
  數日後溫仁如約前來,第一次做催眠治療的他,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問說:「催眠會不會回不來,有沒有什麼副作用…?」
 
  孫仰說不會,一定可以安全回來。於是溫仁放心了,在孫仰的引導下,很自然地回到過去,溫仁說:「孫醫師,我駕著馬車,現在正在告老還鄉的路上。」
 
  孫仰問:「這是什麼地方,什麼年代。」

  溫仁說:「這是羅馬的郊外,我是凱撤大帝底下的千夫長,戰爭中一直殺人,我不喜歡,向上面的領導請求告老還鄉。現在正在返鄉的途中。」
 
  孫仰問:「這世與你的惡夢有沒有關係?」
 
  「沒有,但心裡很平靜。」
 
  孫仰請他結束這一世的旅程,要求他進到一個與夢魘有關的過去世。
 
  「孫醫師,我現在正從倫敦返鄉的路上!有兩位同鄉的朋友一起返回故鄉。我從鄉下地方到倫敦發展事業,賺了很多錢,現在老了,想要落葉歸根,衣錦還鄉,享用我這一生努力的成果…。我在山頂上眺望遠方時,咦!背後有人推我,有人把我從山上推下懸崖,我從山上摔下去,一直滾,一直滾…,全身都是傷…,我死掉了。原來是這兩個同鄉謀財害命,他們害死我,帶著我的財富,回到故鄉去,享用我賺的錢財…。」
 
  孫仰問:「他們過得怎麼樣?」溫仁說:「物質上,他們過得很好,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但他們帶著害死我的罪惡感,過每一天的日子。」
 
  孫仰問:「對這兩個害死你的同鄉,你有什麼想法?」
 
  溫仁說:「他們又活了二十年,雖然物質生活過得好,但精神上很痛苦。帶著罪惡感過日子,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大的懲罰…,我決定原諒他們!」
 
  聽到溫仁主動說要原諒害死他的人,做為治療者的孫仰,也深受感動,覺得眼前這個人,外表看來是一個與你我相似的芸芸眾生,但內心是一位寬容大度的人。
 
  孫仰問道:「原諒他們後,你覺得怎樣?」
 
  溫仁說:「我覺得完全放下了。」溫仁的良善令人尊敬,孫仰相信老天喜歡庇祐好人。接下來,又引領溫仁進到另一個與惡夢有關的過去世。
 
  「孫醫師,我生長在日本某個小城。現在是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所有的日本年青人都要去海外參戰。我的爸爸是市議員,他動用關係讓我在兵工廠工作,就不必到前線打戰…。哇!美國的飛機來空襲兵工廠,炸彈投下來,兵工廠裡頭的炸藥被引爆…,連環爆…,炮彈一個接一個都爆炸了,一整片一整片的白光…,我死在無止盡的爆炸中。」
 
  孫仰安撫道:「我在旁邊保護你,你看到的只是往事的影像,一幕一幕的,都過去了。現在,你是安全的…。」
 
  撫平他的情緒後,孫仰引導溫仁從催眠中回到治療室來。溫仁說:「孫醫師,原來過去四十年,我一直重複夢到我過去生死前的片斷,現在我看到了全部的過程,覺得心頭莫名的恐懼放下了。」
 
  孫仰對溫仁說:「兩週後,不管你有沒有好,可以請你回診,讓我知道這次的催眠治療,對你有沒有幫助,好嗎?」
 
  他說:「好!」兩週後,溫仁回來小愛河旁的診所複診,告訴孫仰,說道:「從治療完那一夜起,四十年的夢魘沒再出現,現在每晚我都可以安心的上床睡覺了。孫醫師,謝謝你!」
聽這消息,孫仰心裡很高興,這大概是醫者的兩份報酬,一份是金錢的報酬,另一份是病人衷心的感謝,後者讓醫者心裡歡喜。
 
  孫仰也發現,內心良善的病人,似乎都好得比較快。當聽到溫仁主動地原諒傷害他的人,孫仰心中就有個直覺,這個病人會很快好起來,後來也如孫仰料想一樣。
 
 
:催眠係從聽覺(Auditory)、視覺(Visual)或感覺(Kinesthetic)等途徑,引導人們展開心靈之旅。有些人天生心眼開啟,很容易在閉目時,看到心靈電影,有些人對聲音的回憶或暗示較敏銳,有些人則必須從感覺這路徑入手…,因人而異。
 
  治療的經瞼,由視覺入手的個案,治療進展較快。除了這三大途徑外,還有其他的途徑可以引領個案進入催眠狀態。進入眠催狀態的好處,是個案的心靈很純淨,彷彿入神到某種定境,這時要做調整或改變(指對個案有利的調整)較容易成功。因雜念少,意識的阻抗也較少。但如果要引導做不利於個案的調整,基於自我保護本能,往往個案會自動退出催眠。
 
  成功的催眠治療,是治療師與個案都要同時進入催眠狀態,個案信任治療師(No rapport no therapy!),跟隨治療師的帶領,兩人攜手合作,走出個案當前的困境,一起進到一個更良好的心靈狀態!當「心」改變時,雖然原來的世界不變,但個案對內在與外在世界的感受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