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四章 歷歷在目的陰影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四章 歷歷在目的陰影 (2018.7.26)
 
        顏琴是一位近50歲的中年婦人,20056月生平第一次求助精神科。連續三個月的失眠,讓她近乎崩潰邊緣,心想:「再這樣下去,人會垮掉。」毅然決然來到精神科求助。
 
       孫仰問診得知主訴失眠,第一件事問她:「多久了?」
 
       顏琴答道:「從今年31日開始!」
 
       孫仰的經驗告訴自己,這日期是有意義的,他接著問:「為何今年三月一日起開始失眠,難道二月二十八日之前就不失眠?」
 
       顏琴說:「因為三月一日那天,老公在家中三樓上吊自殺!」
 
       聞言一驚,覺得眼前這婦人,這三個月受苦了,孫仰問:「可以告訴我,當天的情形嗎?」
 
       顏琴神情黯淡下來,語帶哽咽說道:「我老公因數年交上一個離過婚的外藉新娘,兩人要好起來,從此就不顧家了,後來還搬去跟那個女的同居。因為對方花錢很凶,我老公不夠錢時,就刷信用卡滿足她,後來以卡養卡,前後共欠下卡債三佰萬。最後因為繳不出最低卡費,銀行信用破產。那女的見要不到錢,就離他而去。我老公走頭無路,回來我這兒。一兒一女都很氣他們的父親,叫我不要理他。」
 
       顏琴追撫往昔,續道:「但總是夫妻一場,我還是叫他回家,教育兒女怎樣犯錯都是你們的父親,人難免犯錯,回頭就好了。」
 
       孫仰聞言即知是眼前是一位善良的婦人,問道:「後來怎麼會上吊?」
 
       顏琴續道:「因為三佰萬卡債不是小數目,他怕連累到我與兒女,先逼我跟他離婚,再去與銀行協商長期還款計畫。因他暫時找不到工作,都是我與兒子女兒,從生活費省吃儉用,每個月幫他繳協商後的卡費。我老公常常沮喪地說:『我罪該萬死,不應拖累你還有兒女,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這個家。我死了,就一了百了…。』我是總勸他,已經跟銀行協商好如何還債,大家一起努力,錢總會還完,苦日子總有盡頭的一天,最重要是一家四口團圓。」
 
       雖然三番兩次勸解,但顏琴老公罪惡感並未消減,顏琴常常鼓勵老公,也會多陪伴老公並留意他的狀況。心想陪他走過這段最低潮的歲月,以後就慢慢會改善。
       「那天早上六點我醒來,發現老公不在身旁,心裡擔心,就房內房外一路找,一直找到家中三樓,看到他身子吊掛在半空中,一摸身體溫溫的,趕緊呼叫兒子過來幫忙,叫女兒去請鄰居阿伯過來協助,解下吊繩送到醫院急診,卻已經死亡!孫醫師,從那天起,我眼睛張開就看到他上吊的影像,眼睛閉上也看到他上吊的影像,怎麼都無法睡著,聽鄰居說你人很好,醫術也很出名,才來找你幫忙。」
 
       孫仰說:「你心很善良,老天會幫忙你的。這樣子,先吃藥治療,如果情緒和睡眠明顯改善,就這樣吃一段時間,再來減藥。如果吃藥一段時間,仍沒明顯改善,那可能要考慮做動眼減敏重整療法,把那影像洗掉。」
 
       顏琴順從地回診兩次,但進步有限,特別老公上吊影像歷歷在目,張眼閉眼,如在跟前。而且從3 1日那天起,一直不敢再上家中三樓。
 
       孫仰說:「你這個不單純是憂鬱症,主要是創傷後壓力疾患。吃藥效果慢,甚至反應不好。做動眼減敏重整治療大概二到四次,有很大機會治好。你願意做嗎?」經顏琴同意後,約定心理治療時間。
 
       那天,顏琴準時來到治療室。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動眼治療,孫仰仔細詢問那天的上吊影像、顏琴的負面認知、所想要的正面認知、情緒的反應、身體的感受、相信指數、困擾指數…,詢問與記錄後,開始收集病人過去的放鬆與安全經驗,最後正式進入動眼減敏治療。
 
       孫仰預先說明了治療的操作,並向顏琴預告:「治療過程中可能會痛苦,如果可以忍耐,就忍耐,痛苦終會過去。中間我或許會提醒你,就當成看場往事的電影,一幕一幕過去。如果真得不能忍受,你可以舉起右手,讓我知道,我會馬上停止治療,讓你休息。」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動眼減敏重整療法(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簡稱EMDR),顏琴說:「孫醫師,你好像把我老公上吊的影像,像用橡皮擦,擦、擦、擦,把它擦掉。那影像越來越模糊,越來越不清楚…」
 
       最後影像終於消失掉,顏琴說:「以前老公上吊的影像,只要一想,它就在眼前。現在我要很用力想,才能把先生上吊的影像想出來,而且很模糊,很不清楚。」
 
       經驗告訴孫仰,顏琴正在好起來,而且速度很快。孫仰按著動眼減敏重整療法的步驟,繼續洗淨顏琴目睹老公上吊當時,卡入身體與心靈的驚恐、悲傷與覺受,直到困擾指數降為零分,再把正向認知強化到最高分,最後將正向認知、平靜感受與該事件做連結。一般動眼減敏重整療法做到這兒,即可結束。但孫仰另做了意像引導(Guided Imagery),帶領病人想像中回到家。
 
       閉眼中,顏琴配合孫仰的引導,孫仰問:「到家了嗎?」
 
       顏琴回應:「到了!」
        
       孫仰慢慢說道:「現在,由一樓走到二樓,深深的吸一口氣,吐氣放鬆。我一直在旁邊陪著你,慢慢走到三樓。現在,你注意到什麼?」
 
       事後顏琴告訴孫仰:「本來也很擔心自己的反應,但聽著您的聲音,我回到這幾個月不敢上來的三樓,只看三樓空蕩蕩的,很明亮,老公上吊的身影,曾幾何時,已經消失不見了。」
 
       在意像引導中,孫仰問:「你現在覺得怎樣?」
 
       顏琴說:「心裡很平靜。我想老公的事,我已經盡力了,他上吊走了,我雖然捨不得,但也無法改變。一對兒女尚未婚嫁,我的義務還沒完成,我得要堅強地走下去。」
 
       聽聞顏琴的感悟,孫仰引導她平靜放鬆,都安心時,就可以張開眼睛回到治療室來,然後對顏琴說:「我的治療經驗,善良的人都好得快,本來打算治療二到四次,看來今天我們就已經完成治療。回去後,有什麼特別的影像、想法與感受,做個紀錄。一個禮拜後回診,我們再決定是否安排第二次動眼治療。」
 
       一週後,顏琴回報一切正常,家裡三樓也去過幾次,沒有異樣感覺。老公上吊的影像,要很用力才勉強想得起來。睡眠又回到從前,累了躺下就很快睡著。顏琴再三說:「孫醫師,謝謝你!謝謝你!」
 
       孫仰回道:「或許因為你的善良,老天爺透過我來幫忙你,讓你好起來。恭禧你!如果沒狀況,就不必回診。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