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三章 福禍一線間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三章 福禍一線間 (2018.7.25)
 
       邱美美是台商公司董事長的特助,常年台灣大陸兩地跑,32歲的她落落大方,笑顏常開,說話溫柔又不失爽朗,看到她,你會以為她是陪朋友或家人來看診的姑娘,但事實上她是來求治的。
 
       「有什麼問題呢?」孫仰很好奇地問邱美美,因有些人掛號看診精神科,目的是詢問或請求協助處理家人的怪異言行。
 
       邱美美說道:「睡不著!請孫醫師幫忙。」
 
       「什麼時候開始睡不著?」
 
       「哦!很久了。孫醫師,我直說好了,我常常因為怕鬼來托夢,害怕到不敢睡!」
 
       孫仰當精神科醫師那麼久了,這種事還第一次聽到,一股莫名的笑意頓時湧上胸口,心想要忍住,要忍住!如果笑出來,個案會覺得是對他們問題不尊重,孫仰按耐住笑意,說道:「說說看,怎麼回事?」
 
       邱美美說:「我特別害怕聽到認識的親友過世!」
 
       孫仰好奇地問說:「哦!為什麼?」
 
       邱美美說:「我怕他們夜裡到夢中找我。」
 
       孫仰忍不住問道:「找你做什麼?」
 
       「交待事情啊!比如說交待什麼東西放那裡,讓家人到那裡找,就可以找到…」接著邱美美主動說:「有一次,我男友的爸爸在大陸過世,我聽到這消息,心中直打鼓,暗叫慘了慘了,晚上一定來。當晚我就皮繃得很緊,撐到很晚才睡。果然一睡著,男友爸爸就來找我交待事情…,叫我跟他兒子轉達。」
 
  聽邱美美說來,孫仰覺得事情好像沒那麼糟,於是問道:「這跟你失眠有什麼關係?」
 
       邱美美說:「我很怕他們來找我,因為在夢中他們大都長得很可怕,有的缺手,有的斷腳,還有斷頭的,全身血淋淋的…。我好怕好怕!即使很睏,也怕到不敢睡…。」
 
       邱美美希望孫仰幫她做催眠治療,孫仰說:「也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幫上忙,畢境鬼神這領域我不熟。」
 
       邱美美說:「試試看,有沒有好都沒關係。」
 
       既然邱美美都這樣說,孫仰也很想幫助這位善良的姑娘,只是提醒她:「我會盡力,但結果怎樣,要看因緣了。」
 
  心理治療那天,邱美美穿著杏黃襯衫,配上潔白牛仔褲,很陽光地出現在診所候診區。這麼亮麗溫柔的姑娘,卻常常被鬼魂托夢的事,嚇到不敢睡。如果她不講,大概也沒有人會相信。
 
  治療時,孫仰問起一些過去托夢事件,邱美美越講越離奇。她說有一次,她開車經過屏東鄉下的一座橋,突然身體起了感應,邱美美心想:「糟了糟了,晚上一定來。」
 
       果然當日夜裡,就有一個頭破血流、斷手斷腳的鬼魂來托夢說:「我被人以重物擊打致死,被凶手埋在這橋下已經半年,我的家人一直找不到我,已經向警察局報案了。我的屍骨被埋在這橋下的某某位置,請你打電話到08-xxx xxxx,請我媽媽找人把我挖出來,把我埋回老家的祖墳裡…。」
 
       邱美美說:「我醒來時,全身都起雞皮疙瘩,好害怕好害怕!但夢境是那麼清楚,連電話號碼都記得清清楚楚,我不知道這電話打過去,對方會不會罵我瘋子,或說我是詐騙集團。」
 
       猶豫再三,邱美美還是硬著頭皮,打電話去08-xxx xxxx。果然找到托夢鬼魂提到的媽媽,一問之下,果然她兒子失蹤半年,一直找不到人。依照邱美美的轉告,對方請警方協助,前去該橋下某處,果然挖到兒子的屍骨,該位母親認出兒子的假牙,驗DNA也證實親子關係,故將屍骨歸葬故里,也了卻一宗懸案。
 
       對方家屬對邱美美萬分感謝,但邱美美無奈地說:「常常我的心臟要很強,因為來托夢的鬼魂,無奇不有,有的很慘,我都想用手把眼睛摀起來,不敢看。孫醫師,我常常這樣怕到不敢睡,這樣子已經很久了。因為知道你做催眠好幾年,可能聽多了離奇故事,不會嘲笑我講的這些怪事,才敢找你治療的。請你幫忙我!」
 
       邱美美又說:「有時候,我看電視報導災難事件,也會有感應。我就知那一夜,災難的亡魂會來托夢…。」
 
  聽到邱美美的故事,孫仰心念一動,問她看過一齣電影「靈異第六感」。
 
       「這片子我看過。」
 
       孫仰說道:「那個小男孩不是也能看到鬼魂嗎?我覺得你的情況跟他很像。」
 
       「對!真得很像。」
 
       孫仰說:「後來布里斯威力演一個兒童心理治療師,發生意外,自己死了還不知道,以鬼魂形態來小男孩家,要幫小男孩做心理治療。小男孩一直都因看得到鬼魂而害怕,晚上不敢睡床上,都躲在床下睡。你還記得嗎?」
 
       邱美美說:「我記得!他還告訴他媽媽每年掃墓時,媽媽在外婆墳前重複問外婆的問題,而外婆的回答是什麼,把他媽媽嚇一跳!」
 
       孫仰續問:「後來小男孩怎麼好起來的?」
 
       邱美美說:「他接受自己可以看到鬼魂,然後接受心理師的建議,不逃避與鬼魂的接觸,開始傾聽鬼魂要告訴他什麼,試著幫他們滿願…。」
 
       孫仰接著說:「對!後來他開始認真地傾聽鬼魂的心聲,試著幫忙他們。終於小男孩跨出了第一步,幫助一個小女孩鬼魂,把記錄她死因的錄像帶,透過小男孩告訴她父親。女孩父親放映後,才知是繼室用毒害死小女孩,又假裝很難過小女孩的過世…。」小女孩的父親知道真相後,為小女孩討回公道。
 
  孫仰於是說道:「有些人過世的太突然,後事無法交待,他們放不下,但要向他們的親人傳遞訊息,卻又陰陽兩隔,無法溝通。在茫茫的大千世界,進入另一世界的他們,終於看到一個具有靈媒特質,可以溝通陰陽兩界之人。對他們來說,你就像在無手機時代的電話亭,有急事的人終於找到一處,可以打電話回家傳遞消息的處所。他們好高興,就迫不急待來找你幫忙。邱美美,有些人想積德行善,他們可是要上山下海、濟貧救困,或到災難的現場,施衣施食,或佈施金錢,或佈施醫療…,費心費力,才能滿行善的願。比起他們來,邱美美你很幸運,你呀!待在家中,睡覺做夢,醒來或打通電話,或見面傳個訊息,讓陰陽相隔的雙方,皆能放下牽掛,這是莫大善行啊!邱美美,你不必跋山涉水,不必流下汗珠,在家睡覺,就可行善。美美你是很有福報的人兒!」
 
       邱美美也說:「我是願意幫助他們,但是我好怕他們的樣子,缺手、斷腳,或沒頭的、或全身流血的…。」
 
       孫仰說:「邱美美,這樣子,既然鬼魂是來求你幫忙的,我想你向他們拜託,現出好看一點的樣子,不要嚇你。我想他們會做到的!」
 
       邱美美說:「孫醫師,要怎麼跟他們拜託?」
 
       孫仰想了想,說道:「每天晚上睡覺前,你就禱告五分鐘。向十方眾生說,各位大哥大姊,各位叔叔阿姨,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傳達的,我很願意幫忙。但請不要嚇我,請你們出現的樣子好看一點,我會盡快把你們的消息,傳達給你們的家人、朋友。」
 
       邱美美聽到孫仰的建議,也覺得可以一試,當下決定每晚睡前禱告五分鐘。孫仰請邱美美兩週後,再來診所回報夜眠狀況。
 
  兩週後,邱美美回診,見到孫仰,很歡喜地說道:「孫醫師這招有效!現在來托夢的,長像正常多了,有頭有臉、有手有腳。我夢中看到他們,也不害怕了,隔天我就趕快把收到的訊息轉達出去。自從那天我們談完後,我開始睡前禱告,之後每晚我都睡得很安祥,能夠幫助別人我也很快樂。謝謝你,孫醫師。你的方法真有效!」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對於鬼道眾生一事,孫仰做為精神科醫師,實在是一無所知,也沒這方面的專業訓練。但一席談話,能幫助邱美美解決她多年害怕睡覺的痛苦,孫仰也覺得很高興。雖然沒有對邱美美做什麼催眠治療,但因邱美美的信任,也相信孫仰不會嘲笑她,才願意對醫師說出心中的苦,她很高興禱告這方法有效。
 
       邱美美是個好心腸的姑娘,願老天祝福她!
 
       願善良的邱美美夜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