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Column


愛河夢:第一章 無言的結局

孫讚福醫師
 
 **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 **

 第一章 無言的結局 (2018.7.23)

       許文麗是一位三十初頭的福建姑娘,人長得標致,出水芺蓉一個樣。與愛人張岩在同一家公司不同部門工作,藉由朋友牽線認識,交往一段時間,彼此相處愉快,於是決定攜手走入婚姻的殿堂。婚後隨張岩移居高雄,尚未有子女。
       
       夫妻很是恩愛,下班後,倆人常牽手,沿著愛河邊步道,走路聊天,分享一日生活,享受屬於倆人的幸福。河的對岸是五星級的國賓飯店,順著愛河邊走下去,河水流淌,稍然無聲,河旁步道,人影稀疏,盡情歡用倆人世界,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許文麗心想:「只要與張岩在一塊,不管在天涯,在海角,都覺幸福滿滿。」

       「何其有幸,找到這麼棒的愛人,與自己不管在情感上、生活相處上,都很美滿,人生如此,夫復何求!」許文麗常自我慶幸。
相愛的倆人,即使分開數日,都是夜夜電話不斷,互道思念之情。「甚至在床第上,也是和諧滿意的!」文麗回憶道。

       原以為會這樣平靜幸福過完這一生,孰知婚後三年,一回許文麗北上出差五天。那一趟洽公辦事,異常順利,提早完成任務。心念著老公,就想先不告訴張岩,提早返家給他一個驚喜!

       許文麗早趕晚趕,半夜終於回到,座落愛河附近溫暖的窩巢,插上大門鑰匙,門口擺著一雙女鞋,許文麗心想:「這麼晚,會有誰來?」打開臥房門,剎時發現張岩與一女在床上擁吻,親熱無比。目睹現場,許文麗震驚不已,也萬念俱灰,猶如一支銳利的尖刀挿入心坎,痛之極已。

       「原來自己不是老公的唯一,連外頭的女人都帶回家…。」

       回想過去幾多海誓山盟,彷若兒戲,親密時枕邊細語,意欲比翼雙飛共度今生,皆成慌言。盛怒下,文麗對許岩納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提起行李,奪門欲出。

       床上交纏的倆人,迅即分開,張岩短褲一提,慌忙下床,對愛人許文麗又是陪罪又是挽留,小三也見機灰溜溜地穿衣走人。

       但許文麗心如刀割,覺得這個家多待一秒就會窒息,多待一刻就會炸裂,行李一提,轉身就走,臨行時,許文麗堅決要求:「離婚!」

       看到許文麗非常激動生氣,張岩也知錯在自己,不敢強行阻攔。事後,許文麗不願與張岩見面,張岩傳了許多簡訊,百般賠罪、道歉,甚至請托熟人幫忙關說:「是真心愛文麗的,跟那女的只是逢場作戲,日後一定痛改前非。」但許文麗創傷未癒,心還痛著,張岩所有努力,都挽回不了舊愛的心。

  那段時間許文麗痛苦極了,一心求離,想完全割捨這段感情與回憶,也想藉著離婚,來懲罰張岩的不忠。卻沒想到,人生很多時候,懲罰別人的同時,自己也受傷了。

       張岩因被許文麗抓姦在床,無話可說,對克制不住的出軌行為,萬般後悔,與許文麗一起的恩愛生活,他也是滿意且洋溢著幸福。但一時把持不住嚐鮮的衝動,造成許文麗的痛苦,張岩很是愧疚。

       事後,許文麗一直堅持離婚,她對張岩說:「我放不下你與其他女人親熱的畫面,已經烙上心頭了。你像個男人,提得起放得下,讓我走吧!」

       最後,張岩簽下離婚同意書,簽字時,他誠心告訴許文麗:「要找到相知相愛的對象不容易!我是真心愛著你,對於克制不住的肉慾衝動,我對不起你。希望你將來你想開了,願意再給彼此機會時,請告訴我,讓我能再好好珍惜你。」臨行時,張岩再三叮囑:「當你願意回來時,我都在!期待倆人能夠再次牽手,一起走過愛河…。希望能再次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那一刻,許文麗心弦被撥動了。捫心自問,心中仍有張岩,但張岩與彼女床上纏吻畫面,她忘不了,一想就心痛,加上被欺瞞的憤怒心,讓她毅然決然離婚走人。

  離婚後,許文麗並沒有復仇的快感,心靈創傷依舊。反而不時想起往日夫妻恩愛時光,一起整理家務、張岩幫忙洗菜、夫妻倆一塊弄餐…,河邊散步、枕邊浪語…,忽地回憶又跳到張岩與陌生女子床上糾纏的畫面…。真心付出換來背叛苦果,許文麗傷心極了。
但文質風華的漂亮姑娘,永不乏追求者。過去許文麗以愛人張岩為重心,對外頭仰幕者,有意無意的追求,總自動忽略。現在許文麗已經離婚,身旁驟現大把追求者,其中一位是陳永參大哥,但她離婚後,情緒長期低落,沒絲毫察覺。

       許文麗從離家到離婚,最痛苦時期,陳永參總在身旁,白天夜裡,只要許文麗一通電話,身為公司老總的陳永參,随傳隨到,陪伴許文麗,讓其傾吐內心苦悶,或靜默不語,只是陪她喝杯咖啡,或是安慰她不要老是回頭看過去,日子總要往前走…。

       婚也離了,憤怒也發洩了,跟張岩算是斷乾淨了。但許文麗慢慢發現,自己忘不了前夫的好,午夜夢迴,想起張岩,忍不住思念:「不知他現在過得好不好?」

       曾經思念湧上,許文麗拿起手機,想撥打張岩電話,想告訴他:「我們復合吧!讓一切從頭開始…。」但又嚥不下那份恥辱,想到自己堅決求去,怎有臉主動說要復合…。內心百般爭扎,痛苦萬分,對陳永參的依賴也日益加深。

  半年後,這位百般貼心的陳永參大哥,在某次的深談中,懇求她:「嫁給我吧,文麗!讓我可以隨時在你身旁陪伴你,呵護你!」

       許文麗慌了,這半年常對陳永參傾訴內心的鬱悶與苦惱,依賴日深,當他是一位大哥,一位長者,一位可以放心訴苦的對象。現在望著陳永參期待的眼神,許文麗內心爭扎著,心想:「怎忍心讓他失望!」而且對陳永參說不,將來自己需人陪伴、幫忙時,怎麼辦?

       許文麗不敢看陳永參,只能低頭,輕應一聲:「好…。」陳永參笑臉綻開,很高興,連說話聲調都高昂些許,當場連打數通電話,告知幾位倆人都認識的好友,說他們就要結婚,並著手準備起結婚物事。

  從答應嫁給陳永參那天起,許文麗就後悔了,因為她明白恩情不同於愛情。

       愛情是一種情不自禁!在一起時,水乳交融;分開時,思念的薄翼,就會自動張開。就像她忘不了張岩的模樣,忘不了張岩的味道,忘不了張岩輕聲呼喊「文麗!」,讓她止不住思念…,忘不了折衣服時,張岩從背後,偷偷地抱住她,臉頰貼臉頰說:「我好愛你!」忘不了,與前夫走過愛河時,手牽手,青梅竹馬倆小無猜的模樣…,忘不了與前夫生活的點點滴滴…。

       但她不能悔婚,怕傷了恩人的心。這比一開始就拒絕,更讓陳永參難堪,現在朋友群都知道他們將要結婚。許文麗內心煎熬著,一直到洞房花燭那夜,許文麗忍不住潸然淚下…。

       新婚夜,許文麗忘不了與前夫的合拍與恩愛,夫妻敦倫時水乳交融,無比契合,發自靈魂深處的枕邊浪語,更加添閨房樂趣。但與陳永參行周公之禮,就像例行公事,許文麗完全無感。

       這時,生米已經煮成熟飯,看到陳永參一番恩愛後,翻身大字一躺,帶著滿足笑容,呼呼睡去。許文麗怎忍心告訴陳永參真話,於是對自己說:「過一段時間,過一段時間再告訴陳大哥真相!至少要報答他這半年相伴之情。」

       這時陳永參已成新的夫君!許文麗內心卻暗暗希望,有天能重返前夫張岩身邊。這時,她已經放下前夫出軌的憤恨與執念。
  然而與陳永參結婚半年後,許文麗正準備找個適當時機,告訴新夫君兩人可能不適合時,突然傳來前夫張岩再婚的消息。
一時許文麗心碎了,心整個被刺穿!被撕裂!許文麗哀鳴:「老天哪,為何不給我機會回去。難道是在懲罰我嗎?懲罰我當初不給雙方留餘地嗎…。」

       這時候如與陳永參離婚,情歸何處?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午夜夢醒,想起自己的人生,因為一時怒火中燒,燒掉一生的摯愛,也燒掉自己的幸福。說到這裡,許文麗已經哭得像淚人兒。
 
       不是贊成外遇,而是要提醒,在情緒低落時,不適合做人生重大決定!人生沒有後悔藥可吃,每一個決定,都影響未來。遇到事情時,要先穩下情緒,或許尋求專業的幫助後,再做決擇!